双点甜适:第105章:悦目娱心

双点甜适 作者: 许彧

这是规矩。

安平公主却不怎么相信:“你都医不好,北陵的御医能医好吗?”

“二皇子说来看望九皇叔。”宫女本以为这是一个好差事,没想到安平公主一点也不高兴,也不敢多说。

凤轻尘勉强打起精神听着,大部分的事情凤轻尘都知道,而有关机密的问题,翟东明却是半句不提。

花田后面是一个小水塘,已经习惯了这岛上处处有危险,九皇叔并没有鲁莽地往前走,而是将一块石头砸入水里。

不知是靠近玉华兰芝的原因还是什么,接下来的路上,半点危险都没有,九皇叔一路往前走,直到来到一个山洞前才停下。

“自己看着办。”蓝九卿丢下这么一句话,就走人了。

为了不耽误小皇子的病情,凤轻尘火速去禀报皇上,让皇上派太医来救治。

“啊……”四人掉下去的瞬间,只来得及发现一道惊恐的叫声,后面的声音,直接被山洞倒塌的轰隆声压过了。

蓝九卿特意找她的,绝对是谷主医不好的病症,说不定真要对刀子,可她的手……

“九卿……”凤轻尘还想要再说什么,蓝九卿却先一步打断,近乎恳求的道:“轻尘,别急着拒绝,先去看看她的情况,你再下决定好吗?”1672出事,你居然还敢来

看他丢脸,很高兴是吧!

李玄月一脸失望,玄月宫主似乎早在预料中,只是在走之前,说了一句:“暄宫主,四大玄字门派关系密切,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历史,我希望暄宫主你回去后,好好问一问你父亲。”

凤轻尘的笑,凤轻尘的怒,凤轻尘的嗔,凤轻尘的冷静与严肃。

九皇叔说三天内灭了连城,绝不是说说而已,凭九皇叔现在的能力,他完全做得到,敏夫人根本不敢冒险。

她的字貌似还是不能见人,写给王锦凌的那份请帖都是找人代笔的,这个……写出一排狗爬的字,估计会很丢脸耶。

“大公子。”店小二连忙行礼。

“对仗工整,果然是好对。”宝蓝长衫男子,也就是镜月的兄长看凤轻尘的眼神,也多了一份敬重,悄声问向身边的人:“这位姑娘是谁?看她的样子似乎与大公子很熟?”

凤轻尘连连点头:“孙太医,世子爷说得没有错,轻尘一个弱女子哪有这个能耐,而且我对药草并不太懂。”

在凤轻尘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时,孙思行已完成了开胸,将横在胸前的肋骨,用小镊子取下来后,就看到兔子那小小的心脏,在噗通噗通的跳动。

这事没多少人知道才是,看王锦凌那副:你什么时候在江南买地,我怎么不知道的样子,就明了。

“有两个是,你挑地的眼光很一般,那些地方不适合种植,所以下面的看在清王的面子,也就卖给你了。”崔浩亭趁机打击凤轻尘,不过凤轻尘完全不在意,她买地又不是种粮食。

呃……崔浩亭愣住了,讷讷的道:“你还看中哪里了,我做主卖给你。”

她真得太累了。

符临奉皇命而来,王锦凌即使再赶时间,也不得不停下来,和符临寒暄两句。

奶宝一巴掌按在雪狼的脑袋上,要是往常,雪狼肯定嗷呜一声装可怜了,可现在……

不管发何,没有坏消息就是好消息。

凤轻尘每一句话,都踩中了蓝景阳的痛脚,尤其是关于出身那段。蓝景阳自认出身高贵,世间无人能敌,可偏偏在世人眼中,他就是一个无父无母,靠人垂怜才有今日的成就……658吵架,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

凤轻尘不甘示弱的回吼:“东陵九!”

豆豆本是随意一说,见凤轻尘气恼地离开,也不再追问,只是……当凤轻尘从马前走过时,豆豆正好看到凤轻尘凌乱的发丝,当下眼睛都瞪圆了。

豆豆指着凤轻尘凌乱的发丝,那胳膊不停的晃动,嘴巴也张得老大,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了。

“我出去看看。”凤轻尘看了一眼,与鬼将缠斗的九皇叔,确定九皇叔不会吃亏后,便带着兵符走了出去。

凤轻尘额头上的伤口只有铜钱般大,但却极深,整一个血窟窿在头顶上,太医还好,那医女看得却是全身打颤,正好这个时候九皇叔出现。

凤轻尘把院子里的人都遣走,再三交待暗卫,一定要守好,哪怕是天皇老子来了,也别让他进来。

连九皇叔都不让进,这群太医又有什么资格进去。

要没有九皇叔和王锦凌插手,他们就有四个名额,虽说还是少了一点,可总比两个好呀。

他们不是要到一个名额,而是一个都没有要到……1016宴请,卢家急了

“不怎么办,本王从来不会把赌注下在一个人身上。天宇想要坐那个位置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”如果真到那一步,那就别怪他不义。

“凤小姐,我家小姐请你来是看病的,不是来聊天的,凤小姐身为大夫,不关心病人的情况,却在这里攀交情,凤小姐你的医德让人怀疑,东陵的大夫难道都如凤小姐这般吗?”

可即便再快,还是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刻钟,王锦凌早就在花厅里候着,凤轻尘一进去,就连声抱歉。

“多日不见,轻尘倒是客……”王锦凌话说到一半,看到凤轻尘脖子上的伤,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,焦急地上前问道:“轻尘,你怎么了?”

白发驼背老头被九皇叔这么一吓,整个人都趴在地上,哆哆嗦嗦的道:“公子恕罪,小的只是按殿下的吩咐办事,殿下说公子不喜与美人亲近,不敢安排美人相伴,便用这女儿香赠与公子,好让人相信公子的确是从花舫出去的。”

“殿下呀殿下,你这是何必,老头拼着丢命的风险,就为了帮你整这位公子,可这公子根本不在乎,不仅如此你还被惦记上了,殿下,你自求多福吧,老头只能帮你到这了。”

“轻尘说得没错。能给皇上治病的人,祖宗三代都要查个清清楚楚,要不是皇上的病情特殊,也不会轻易让我们医治。看他叫那么多太医过来,就知他对我们肯定是诸多防备。”郭保济一脸凝重的说道。

谷主和郭保济相视一眼,两人琢磨了一下,恍然大悟:“皇上精元受损,不会是你动地手脚吧?”

“高招。”谷主赞了一句:“这法子保险又安全,虽然时间慢了一点,但也不容易让人起疑。”

一位贵公子在官差的陪同下,走了进来。

“哦,还有什么?”李想的东西绝不简单,九皇叔这是在试探她吗?

“我不懂。”凤轻尘叹了口气,拒绝!却不是那么的坚定。

为九皇叔制作震天雷,这可不是小事,可她能拒绝吗?她要如何拒绝?

梳发是姑娘家装扮,挽髻则是妇人的装扮。

凤轻尘和九皇叔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呀?凤轻尘这个样子,真把他们搞糊涂了,真不明白九皇叔葫芦里,到底卖得是什么药。

狼族不承认,并不代表其他人做不了凤离王,只是得不到狼族守护,少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罢了。

“嘶,凤轻尘……”这女人太狠了,这是谋杀亲夫。

作为一个大夫,这绝对是很危险的事情,这代表她太“无知”了,她需要学习呀,可她似乎一直没有学习的时间。

“哦。”萌宝呆呆点头,小手握成拳:“师兄你快去快回,萌宝一个人很怕的。”

雪莲百花膏只送不卖,就说明你再有钱也得不到,这可是各国皇室都求不到的东西,苏文清怎么可能拿到。

伤口包扎好后,孙思行很不客气地将人赶走:“好了,世子爷,苏公子,我师父需要静养休息,接下来的事情,会有侍女来做,两位慢走,思行不送了……”

打了一天,他们居然忘了,他们手中还有一张这么大的王牌,当然不是他们太健忘,实在是黑骑打得太猛了。

诸葛先生都说得这么明白,邰邵怎么可能还想不透,邰邵咬牙切齿的道:“好一个卢家,居然把我们推给九皇叔,让九皇叔撒气,真当我邰城好欺负嘛。”

“嗯。”九皇叔冷默地应了一声,翻身下马,黑骑立马退开,给九皇叔让出一条路,两百亲卫紧随九皇叔,一路浩浩荡荡,好不威风,邰城的士兵看到这一幕,皆呆在原地,不知是打还是不打。

“城主府本王就不去了,本王的来意邰城主想必知道,小岐山的金矿本王已收了回来,邰城主什么时候有空便去收。”九皇叔这是提醒邰邵,他今天来此是为屡行和邰邵的约定,用小岐山金矿换凤轻尘。、

“东陵狗皇帝,抢我王的皇位,我王才是蓝氏后人。”卯三对九皇叔破口大骂,挑衅的道:“狗皇帝,你看看你那孬样,只会躲在人后,你敢不敢出来和我一对一的打?”

东陵子洛一怔,没有想到九皇叔真会回答他,回过神后,细细品味这几句话,随即后恭敬的朝九皇叔行了个礼:“多谢九皇叔教导。”

父皇说九皇叔忤逆犯上,这话倒是没有错。

至于另一条蛟龙,正与十八骑虎视眈眈,十八骑的箭对准了那条蛟龙,蛟龙见状索性不动,十八骑自然不敢轻易放箭,只好与对方僵持着。

“南陵锦凡带来的那批粮食,是崔家三公子提供的,他们之前曾有过短暂的接触。”

“楚城筹集了十五万大军,一年的粮草,暂时没有发兵的迹象。”

他绝不容许,九州令牌与九州地图落到别人手里。所以……

“不看看里面是什么吗?”凤轻尘双手撑着下额,一副无趣的样子。

“不信,你打开看看。”

“答应?答应什么?本王要答应陈家什么?”九皇叔一脸无辜的道:“陈家送礼是陈家的心意,本王收了是他的荣幸。轻尘,你不会以为本王收了礼,就要办事吗?你当本王是什么人。再说,就算本王愿意帮陈家,也要陈家有那个胆子敢求上来。”

“别再笑了。”

蓝景阳真要和凌天搅和在一起,九皇叔直接可经给他安一个同党的罪名,不需要去天穹堡,就能把他这个少主给办了。

凌天不置不可否的笑了一声,眼中闪过一丝轻蔑,可心里也隐隐希望自己有一天,能和九皇叔这样,在江湖上一呼百应。

“好多血。”凤轻尘站在台阶上,看着脚下紫黑色的土地。

没办法,有左岸师父血腥手段在前,即使众人依旧不安、慌乱,也没有人敢挡左岸师父面前,免得被这个杀神一剑给秒了。

“嗷……呜。”雪狼冲凤轻尘叫了一句,声音有几分萎靡,狼眼布满血丝,似乎没有休息好。左岸亦是胡子拉茬,看上去落魄至极。

得……大爷你身娇肉贵,我不碰你还不行嘛。

太子不提还后,一提屋内的四人都感觉饿了,尤其是夜叶,可看这些侍卫的样子,似乎不会给他们准备吃食,而他们自恃身份,断不会去和一个小小的侍卫讨吃的,现如今只能这么耗着……

“凤轻尘,你敢,你敢……”林大人吓得脸都白了,手直哆嗦,本以为是个抢功的好事,没想到遇到凤轻尘这1;148471591054062么一个不怕死的。

凤轻尘步步逼近,厉声呵道,见身后的护卫还没有动,回头训道:“还愣着干嘛,动手,要是孙少爷有个三长两短,我要你们赔命。”

在血衣卫狭长的走道里,凤府的护卫与血衣卫就打了起来,血衣卫人多,但这走道小,人多更不好发挥,一不小心就打到了自己人。

“付,我付,多少银子。”凤轻尘发现,有左岸在她虽然性命无忧,可口袋一定会忧虑。

只因为她一时兴起,与王锦凌独自下山,便有三天鲜活的生命就此葬送,她自己都厌恶自己,可也仅仅是厌恶。

毕竟,要让凤轻尘接受他的感情,很难,而让九皇叔变脸,却是现在就能办到的事情。

凤离族的印记,可以解除凤离女子身上寒症,同时拥有凤离族印记的女子,才有资格姓凤离,享有凤离这个姓氏带来的尊荣。

“这都一整天了,凤轻尘怎么还没有醒,到底出什么事了。”苏文清急呀,虽然他有动过杀凤轻尘的念头,可不是现在。

凤轻尘无话可说,九皇叔说得没有错,与其束手束脚,不如放开手脚大干一场,这件事情过去后,王锦凌身边再无危险。

他可没有忘记,他这两天的奔波是因为谁捅得篓子,不从西陵天宇身上刮出一层肉,他就不是东陵的九皇叔。

预感成真!2019非要气得我早产,你才满意

“娘娘,你现在不能伤心,落泪伤眼。”太医匆忙给九皇叔行了个礼,顶着巨大的压力上前,刚想给凤轻尘依断,就被凤轻尘拒绝了:“我知道,你们出去,我没事。”

在闺房见血,说出去实在丢九皇叔的面子。

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凤轻尘懊恼至极,她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,哪怕在玄医谷刚醒来,也不曾砸东西、丢东西来发泄。

气凤轻尘没有等她,心疼凤轻尘万事都要自己打算,他永远做不到像步惊云那样,不顾一切守在凤轻尘身边……020不公,王郎娶我可好

“义父你这么说,我压力很大的,我已经打算好,把你的衣服送人了。”奶宝表示,他真得不想再洗衣服了。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

章节X

武魂

设置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