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点甜适:第17章:慎始敬终

双点甜适 作者: 许彧

狭小的空间里响起一声男人的冷笑。

像是曲市长都赶了过来,还有一些拉拉杂杂的专家过来,他们在走廊上说话,不到一会儿,就没了声息。

曲耀阳淡定着同那几名外国人又交谈了两句,等后者都转身的时候才听见裴淼心又道:“医生?他们是臣羽的医生?曲家的家庭医生不是朱医生吗?可是为什么刚才这里的医生说没有臣羽之前的病例时,你们不去找朱医生?他是不是生了很严重的病?”

“桂姐你先回去,交代家里的其他人别把臣羽的事情告诉爷爷。”

“不是!”他侧头扣住她的下巴,迫她仰起头来望着自己的眼睛,“是我认识你在先,是我爱上你在先,如果不是我爸跟她爸之前的早有约定,我也不会跟她结婚。我爱你!我爱的人是你,是她破坏了我们!”

“不用这么麻烦,我只是过来跟你说这句话,说了,你听着记着,什么时候想通了就给我电话。”

没看见他肚子饿了要回家吃饭?

“我凭什么要对你负责任!”

“我背上还有你昨晚抓的指甲印,全是你的指甲印,不负责任就脱给你看看,信不信?”

她骇得受不了,被子底下抬腿踢了他一脚,“滚!昨晚明明是你……”

他想起多年以前裴淼心曾同他开过的一个玩笑,说起了什么“公主病”。

她说完了话他就皱眉。

在客厅的大门彻底关上以前,他还是迅速回身将门一推,折返了回来。

她被这缠绵悱恻又肆意勾缠的吻弄得整个人都快瘫软下来,就快失去呼吸的前一秒,她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将他推开,却险些害自己向后栽了个跟头。

被重重推摔在床上的夏芷柔沉默了半晌,这才一边理着自己凌乱了的头发,一边坐直身子,“儿子不乖,我教训儿子罢了。”

他被她质疑的模样弄得老大不快,狠狠一抽扫帚,也不再同她废话,当真有模有样地干活去了。

他急忙赶了回来,匆匆忙忙处理好曲子恒的事情。

她一怔,走在前头的严雨西正好听声音回头,高高兴兴奔上前,“豪哥,这就是我跟你说要这次跟我们一块到这来的新人,阿淼。阿淼,豪哥就是这次邀请我们到丽江来的大老板,姐妹几个的衣食父母,往后可都指着他了。”

他有多久没有过这种被人紧紧咬住的感觉了?

裴淼心闭口没再说话,牵住裙摆下车。

易琛淡定自若,“不错,我就是易琛,可是‘y珠宝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过去的事了。现在它被‘宏科’收购,成为‘宏科’旗下的一间子公司,与我再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。至于我,我只是我自己,易琛,今天到这里来的性质只是作为‘心工作室’的首席珠宝设计师,与我的老板曲太太一起来为梁老太太祝寿。如果各位记者赏脸,都请在这喝一杯水酒,我代梁老太太谢谢各位的赏光。如果不……”

夏芷柔眉眼闪烁,可只消一会,还是偏转开脑袋。

所以那时候她也总以为,她是有机会的。

从前她工作再忙再累都会把芽芽带在身边,可是现下,就连才出生没有多久的思羽她都照顾不好,那么小的孩子,没有妈妈在身边,他可怎么是好啊?

“作废?为什么?”

曲耀阳刚要迈开步子向前,亦被裴淼心抓住了手臂,“你等等。”

“香港,何爵士夫人。”刑俞晴看了眼手中的包裹,将它递放到曲耀阳面前的办工桌上,“里面的东西我们已经检查过了,没有危险物品,好像是张照片,和一对胸针。”

曲耀阳瞬间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包裹,伸手拿出包裹里黑色的绒布盒子一开,果不其然看见那场拍卖会上,他与她,各自捐出来的一对“庄周梦蝶”胸针。

拽着车钥匙回忆那车究竟停在了哪个区域,跟曲臣羽借的小车,两厢的现代,若不是自己的执意要求,他差点没有给她配辆大奔,顺带再找个司机帮她开。

上回到机场去送裴母离开的时候,她只记得母亲眼底的忧心。

他应了声“好”,说:“你过来了一定给我电话,不要让我找不见你。”

她下车,付钱,提行李,等到换领完登机牌后才对电话里的苏晓说:“如果这次我再回来,我会先结婚。苏晓,我犯错误了,我跟一个早就应该断得一干二净的男人上床了,可是我知道我错了。我不知道人这一生到底有几次机会跟过去的错误告别,可是我真的已经尽力了,我也不想再给自己机会回头,因为回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,最终只是害人害己罢了。”

腰间牟然落了双大手,耳边也有人靠近的热气拂面。

她回头叫了他一声,他头也没回。

她歪头,轻笑,“那你呢?你为什么来丽江啊?”

他一说这事她就不高兴地用力甩开他的手,认真吃东西的时候脸色全变,沉静得好像之前的亲昵还是她的笑声,全部都是他的一场幻觉。

“这几天蒋总在问你跟曲总之间的事情,你们之间的那些互动,抬手还有眼神交流什么的,尤其是那天发生在走婚桥上的事情,他居然坚持到最后一秒钟,真的将你背过了整条桥,是人都能看出你们两个有问题,只是蒋总他不直说而已。”

曲耀阳的脸一沉,作势就要打人。

“那你丫揍他的时候一定得揍狠点,不往死里揍不叫纯爷们儿。”

那唤易琛的英俊男人冲着裴淼心仰头,“上车!”

曲市长冷冷看向曲耀阳一喝,“总之这事儿我现在就这么定了,皖瑜她必须是我们家的大儿媳妇!”

曲婉婉一下被吓哭了出来,慌忙拖住裴淼心的小皮箱不让她走,“呜呜,我错了,我错了,嫂嫂,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?我错了,呜呜……”

“婉婉!婉婉你在哪里?!”厉声叫唤着的曲母“咚咚咚”奔上楼来,看到拖着小皮箱要走的裴淼心,脸上的表情忽而有些阴晴不定。

他知道不应该不能够,可他还是狂乱着在白天的客栈里那样要了她。

“不管你要多少,我要你!在沈俊豪回来以前,我要你!你本来就是我的!”

白天她吻沈俊豪时的感觉更像是完成任务。

他用力吻她,她便试探着更用力地回吻过去。

炽热的气息在唇与唇之间来回,他愤恨疯狂的意味多过其他,她嘴里心里早就尝不出任何滋味。他吻她她就让他吻,似乎这唇还有这身子,对于她来说,早就没有什么。

曲耀阳微眯了眼睛,勾唇笑了起来,“我妈那样对你,你还这样对她,怎么,以德报怨?”

陈行哈哈一阵乱笑,说:“行!行!没有问题,我跟郭行说一声,他早就惦记着什么时候到曲市长家去拜会拜会。”

他扬手示意餐厅经理选定了瓶酒,“刚才在你写字楼的楼下,好像遇见一位熟悉的老朋友了,只是一时半会儿,没有想起那人是谁。”

两个人从餐厅里边出来,迎面就撞上一脸怒气冲冲的聂皖瑜。

“我问你,你答应我的事情到底还做不做数了!”曲母怒目而视。

曲耀阳几步迈到跟前,“老婆,要不就是现在,咱们搬出去吧!带上芽芽跟思羽,回咱们的新家去住吧!”

“这是我跟她之间的私事儿,你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她略带些歉意地去望裴淼心,说:“二嫂,真是对不住,他这人脾气就是这样,他说话没恶意的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……

他白了她一眼,抢过她手中东西扔回原来的地方,重新带上透明的保鲜口袋去挑底下的东西,边挑还边对站在边上的她道:“挑猪肉跟挑蔬菜不同,也许你挑蔬菜和水果是很在行,可是挑猪肉,你得看它的肉质紧密是否富有弹性。像这种皮薄、膘肥,瘦肉部分又呈淡红色,有光泽,膘肥部分色泽雪白、油光发亮又没有异味的,才是新鲜的尸体。”

她狠狠咬了几下唇,硬着头皮,“算了,不用了,我自己过去就行。”

裴淼心咬牙,下颌被他箍得生疼,几乎用尽了全力冲他大喊:“曲耀阳,你混蛋!你臭流氓!”

张唇盯着她的模样来回梭巡,好像明明知道有些话不该说,不可以说,可还是不得不开口:“我、爱你……”

看着他的车在她视线里消失,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刚才的回音。

“所以呢?”裴淼心仰起自己的小脑袋,看着面前异常憔悴的男人,“在你们一家人做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伤害我的事之后,我还要感恩戴德地跟你说一声谢谢?”

好不容易等到外头好像有那么一点动静,却是曲母冷冷一哼道:“我看你真是疯了。”

门开了,只见曲婉婉早就哭成了个泪人,正歪歪地斜在地上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门口的人。

扶着栏杆往上走,手刚触上卧室的门把,腰上便落了一双大手。

裴淼心咬着唇坐在那里,却到底什么话都没有再说。

“总监……嗨!这称呼真tm拗口,我就直接叫你淼心成吗?反正我现在喝多了,不管说了什么都是浮云,你睡一觉就给忘了,成吗?”

“今天不是新婚夜吗?不在楼上陪着老婆,怎么到想起邀我过来喝酒?”

他的眼睛最近开始好转,能依稀看得清楚一些东西。医生也跟他说过,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,他的视力就能恢复正常,还像从前一样看得清澈无比。

“没、没事的,耀阳,我可能就是觉得有点热了。嗯,八月的天气真的好热,也不知道这个夏天为什么会过得这么漫长,我有时候觉得肚子闷闷的,有时候有觉得好热,嗯,真的是好热。”

夏芷柔有丝情急,“不用了,耀阳,我很好,真的不用了!”

裴淼心泱泱靠在床头,一边是夜色里已经熟睡的丈夫,一边是床头柜上不断亮起屏幕的手机。

一群公子小姐约在远郊的马场里见,各自领了各自的马在草坪上散步时,就有玩得好的女孩子问:“婉婉,你男朋友呢?怎么从前就光听你说,却从来不见他来让我们见一见?”

曲婉婉想起七月底时尤嘉轩已经毕业,他似乎极为沉迷于创造属于自己的事业,所以成天将自己关在那所谓的工作室里,绞尽了脑汁地写程序做软件,只希望能够在年底之前顺利将他的工作室发展壮大。

“你怕什么?”

他说不到几句就挂断了电话,将手机重新递还到她手上的时候说:“我妈下午打牌,带了芽芽出去,你若不放心,我现在就开车去接她回来。”

可是他刚刚话里的质问,哪怕只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句,她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承受得住这样的怀疑。

裴母迈步往前走时说:“我跟你爸爸这些年在曼哈顿跟着你外公,不论是公事还是私事几乎都寸步难行。我好几次受不住的时候想要同你联系,可又害怕听到你的声音会让自己伤心。淼心,你都不知道这些年你爸爸在曼哈顿过得有多么艰辛。你外公的疑心病又不是一般,我们这样贸贸然回去早他,他又总觉得我们是来夺他家产的,所以对我跟你爸爸更是一千一万个不放心。”

“妈我没事,你先出去!”忍得太久,她总有些话想要跟他一次说明。

夏母回身,“这里不关你的事情,芷柔你回去……”

“总之我用不着你管!也用不着你!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做主的!我就算找不到比姐夫更好的男人,也绝对不会将就你们帮我所谓的安排!我一定会找一个差不多的!”

“砰”的一声,夏之韵直接就夺门而出了。

“你怎么会过来?”曲耀阳皱眉朝他走去,刚才找不着曲婉婉的时候他就在回忆,以着曲母的能耐,未必真有本事弄到让他跟裴淼心都失了心智的东西。

糟糕!

情况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……

那么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?

曲母自是不会反对,只是这回全家上上下下对于夏芷柔又怀孕了的事情颇为惊讶,尤其是曲婉婉,几度不敢置信地望着他问:“哥,你怎么会……”

可是闹完别扭,该回来的时候她总该回来了吧?

裴淼心皱眉,“那苏晓她,可是怪我了?”

“我看前面就有地方打车……”洛佳的话刚说到一半,就眼尖地发现左边的露天停车场里,有人用车灯晃了晃她。

他的眼神有些受伤,说:“你好歹还是学艺术设计的,说出来的话怎么这样不堪?”

他知道她指的人是谁,轻轻勾了勾唇角,又吻了几遍她的唇,仍然不觉得餍足。

裴淼心抬手揩过自己的脸颊,可是一直连续不断的眼泪让她形容都有些憔悴。

洛佳也不知道怎么的,真是被那男人骇人的双眸一吓,赶忙应过了便扶裴淼心出去。

病房里,聂皖瑜的头手都缠着白的绷带,更甚的,左腿被打上石膏,高高挂在床尾。

所以她猜那高定部主管应该也是个爱笔之人,且以他的薪水想要购置展示柜里的那些钢笔也并非是太困难的事情,只是可惜,凭他的薪水和资历,根本就不可能成为montblanc每年年会都会邀请的高级会员。

曲婉婉摇头,“可我知道,自己还是犯了错。”

“但是……”

这几年不是没有派过私家侦探去查,甚至就连她父亲母亲所在的曼哈顿他也亲自登门造访。可是裴母娘家的氏族在当地亦是名门望族,而自己与裴淼心走的又是偷偷离婚的路线,若再让这一对父母晓得,指不定她那个患有高血压的父亲气不过,非要与他拼个你死我活。

从私人医院里出来,再到半带强迫性质地坐上他的车,裴淼心从始至终都没敢吭声。

裴淼心低头翻着,折腾了半天,还是无辜抬头,“我、我好像就没有拿钥匙……”

“没听懂我在说什么吗?我问你,刚才那一切是怎么回事?我不是让你等我回来吗,可你该死的生病也不让人消停是不是?!”

裴淼心转过头去,“大叔,我现在心里很难过,咱们能别再说这件事了,好吗?”

裴淼心这下才算是放开心怀的哈哈大笑,再去看旁边的小芽芽时,就见小姑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,没想到她的老爸还是这么不受教,居然才这样就扛不住了。

裴淼心哈哈笑了半天才问卡通熊道:“可是大叔,你这样不热吗?我还是帮你把头套摘了罢!”

“芽芽!”已经坐到沙发跟前的曲市长将茶杯往茶几上一放,立时就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,示意她赶紧到自己的跟前来坐着。

曲母勾唇冷笑,等到陈妈牵着芽芽到厨房找东西吃后才请呷了口茶道:“这里没有别人,你不用在这里同我装。”

可到底同为女人,还是轻了声道:“我并非是在帮她,也不是帮爸,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同您说,只怕最终的结果是害您伤心难过。”

他这般宠她,到叫她娇红着小脸低下头去,偷偷塞了两块蛋糕进嘴。

吴曦媛一提乔榛朗就皱了眉,“淼心你可别乱说,我跟他真不是那么回事儿。再说了,这朗少一向玩得花名在外,我也爱玩儿,大家还是不要互相耽误的好了。”

曲市长一看儿子来迟便不大高兴,说:“究竟是什么样的公事把你忙成这个样子,老二结婚你都拖到现在才来,哪里有点主人家的样子?”

她被他箍得一深呼吸,他眉目轻眯,“你也……用这样的手段勾引过另一个人?”

姑娘们哈哈乱笑得前仰后翻,一个个地起哄:“亮啊!亮!你们现在就亮,姐姐们吃的盐比你们吃的饭还多,还怕你那小茶壶啊?亮!”

可是说到碰……曲耀阳的眼神暗了暗,他是尝过她无数次的,又怎么不知道裴淼心那娇弱似水的身段到底有多么的勾人。她的身体是那么美妙,甚至到现在他都能仔细回想起进入她身体一刹,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。

因为爱他,所以甘愿洗手作羹汤,放弃自己的学业和事业,只为了成为他偶尔回家时,能够看到的无知小妇人。

大抵是因为生病的关系,曲母看到自己的儿子就红了眼睛,来来回回将曲子恒摸了个遍才闭上眼睛,等到兄弟俩从病房里退出来的时候,终于憋不住的曲子恒还是道:“大哥。”

裴淼心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几近摇摇欲坠地追问:“你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?臣羽怎么会是自杀?怎么会……”

聂父聂母继续在那嚷嚷,洛佳实在看不过去,又同这几人顶了两句。

她踉跄着向后退了一步,脚上的疼开始向上蔓延,好像刚才夏芷柔说的每一句都变成了尖利的刺针,一下又一下,扎得她整个人都是疼。

夏芷柔说曲耀阳爱她,还说他娶自己为妻的这几年一直都是委屈和难受着的。

裴淼心简直哭笑不得,正不知道该如何拒绝的时候,自己的手突然被女儿挣脱,就见小家伙卯足了劲朝法拉利的方向冲了过去。

桂姐笑嘻嘻地收拾好包里的东西,起身准备上楼的时候又去逗了逗芽芽,“小可爱,待会准备跟妈妈到哪里去?”

“我没这样说,除非你这样想,我只是不懂,你怎么突然回来了?臣羽呢,你们不是到国外去度蜜月了,那这个时候你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干嘛,到底谁要你的好心帮忙了?”

她甚至已经全副武装做好准备,时刻准备着与他大吵一架以及拳脚相向直到不欢而散。

他似乎,也瘦了。

曲耀阳在身后恶狠狠说话的声音,听得裴淼心心间跟着一颤,还是不由自主回头。

裴淼心皱了眉,“苏晓我不想惹事,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还是回去了。”

他同情那时候她的遭遇,因为感同身受,所以他总格外疼爱这位弟弟。

曲母被人这么间接一夸,心里早就美滋滋得仿佛乐开了花。

“曲太太。”王燕青冲她点头微笑,“之前咱们其实有过一面之缘,只是可能后来你贵人事忙,咱们也一直没有机会再聚,所以‘青苗会’后续举办了那样多的活动,却没有一次有机会邀请你来参加。”

小手触上门的把手,也不过是灼热与冰凉的接触,她的手背却突然一热,似被什么更加火热的东西一覆,怔怔就推开了门去。

他想过要继续生那小女人的气的,自从她答应做他的女人就总是不按牌理出牌,一会为了臣羽的事情同他纠缠半天,一会又故意去挑衅夏芷柔。

他已经决定了要同芷柔离婚,哪怕是对不起臣羽,对不起他曾经给予夏芷柔的承诺,他也再无法欺骗自己的心。

amanda?

刑俞晴的办事效率又快又准,十分钟后,曲耀阳已经行驶在前往目的地的高速公路上。

少女的娇嫩红晕又漫上脸颊,现在这一刻,这般与他相处自然地站在这里,反而让她觉得有些怪怪的——好像这几年两个人之间发生过的一切都已随着浮云而去,他还是当年那个偶尔到大学里来客座讲授的商界精英,她还是那个无知无畏的小姑娘。只是这场追逐,到了今天,终于与他并肩而立。

他又焦躁又烦躁,可也不敢真的把她吓着了。被推到门口的同时他赶忙一个回身,从身后揽住她的纤腰紧紧将她箍在怀里。

他喜欢自己在她的眼里心里都是最特别的那一个。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武魂

设置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