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点甜适:第25章:饱以老拳

双点甜适 作者: 许彧

“皇上得江山不易,所以,你该知道,他对谢氏和咱们忠勇侯府想防着除去的心。”忠勇侯道,“这么些年,英亲王唯皇上马首是瞻,英亲王府从来不做出格的事情。如今秦铮要娶你妹妹,触动皇上的底线了。所以,他对英亲王府怕是也要重新计较了。”

大长公主越发地急了,从昨日响午,已经睡到了今日深夜,若是正常人,不可能睡这么久。

“不是糊涂是什么?魅族区区小国,早就亡国了。天下除了仅仅苟延残喘存活的几人外,哪里还再有丁点儿魅族的痕迹?”谢芳华不屑地道,“连南秦江山,北齐江山,谢氏都看不上。宗师不是糊涂是什么?”

谢芳华看着他,闲闲散散地道,“护一城容易,毁一城也容易。崔二公子是聪明人,你可以想想,若是没了清河崔氏,皇上可还会重用你?就算重用你,背后没有家族支撑,你能独自一人走多远的路?”

随着无名山被她筹谋多年引天雷毁掉,她回京后,最不愿意回忆的便是那些每日里不见血不能活的日子。那些九死一生,从鬼门关里不知道踏进踏出几遭的日子。那些肩负着重任辛苦酸楚执念等等,想来如一梦,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。

落在谢芳华的身上,极力地压制住情绪,他的妹妹本该这样的穿戴居住在忠勇侯府的海棠苑,可是如今却在英亲王府的落梅居给人做婢女,虽然她看着安好,不曾受气,但他心中依然难受自责,她受了八年的苦回京,他和爷爷久居京城,却不能帮助她脱困回家。

谢芳华摆摆手。

“嗯。”李沐清点头。

谢芳华这些日子腿脚已经好利索了,不用侍画、侍墨扶着能自己利落地走动了。除了手臂那处严重的箭伤还略微差些时日才能好干净外,肩膀的伤也痊愈了。但她也不能随意走动,而是窝在屋子里绣嫁衣。

谢芳华有些恼怒,“秦钰一直拉着哥哥,不让他回府,想做什么”

“为什么?她怎么会和你说这个?”燕岚不解。

“对,是十四年半了。时间过得可不是快?那时候朕派谢英兄为我暗访岭南,谢夫人不忍他自己长途劳苦没人照顾,硬是跟了去,后来在路途中出了事儿,丢下了一双儿女。”皇帝揉揉额头,“这些朕,朕一直后悔。那时候根本不该让谢英兄去岭南。”

谢芳华眼神陌生地看着他,并不答话。

外面的人见谢芳华走出来,显然都知道老夫人怕是去了,都默然地用不同地眼神看着她。

“谢世子放心老奴一定好好照看着芳华小姐皇上只是见见芳华小姐,询问一番临汾桥和四皇子的事情。没什么大事儿,您放心吧”吴权低声道。

连天地都不惧。

不知何时,秦铮已经睁开了眼睛,同时,谢芳华也睁开了眼睛reads;。

秦钰看着谢芳华,一时不再言语。

这时,秦钰带着人马也冲过了山坳,来到了面前。

玉灼侧身让开。

谢芳华看着他,那日他说从小到大他就没喝过药,这回就能试出真假了。

“有多好?怎么个好法?对你仕途可有帮助?”刘侧妃立即问。

秦浩点点头。

秦铮在里屋细微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燕亭灰头土脸地出了小厨房,一边走,一边给身上拍灰。

作者有话:亲爱的,你移情别恋真的好么?不过在京门里是该爱京门的人物哈……昨天我在后台看到秦铮的订阅号了。id大战……你们也太厉害了……恭喜抢到id的亲们!o(n_n)o~ ~ ...

谢芳华洗好手,秦铮已经将火点燃了,她在锅里放了油,熟练地往里面放肉葱花菜调料……

谢芳华伸手拉过她的手给她号脉,片刻后,又看了她的样子,叹了口气,对英亲王妃道,“娘,这是小产了。”

刘侧妃呐呐地说不出话来。

英亲王妃冷哼一声,也懒得再骂她。

英亲王妃点头,对翠荷看了一眼,翠荷连忙下去了。不多时,进了两名婢女,端着温水,开始给卢雪莹清理。

谢芳华对他脸红地笑着问,“你是想我们早要孩子,还是晚要?”

谢芳华想着虽然他不喜皇室中人,但是秦倾并不是恶人,人命关天,她该救还是要救。

“我……我拦下你!”秦倾立即道。

“十几条人命呢!”金燕说。

大长公主转回头,对谢芳华说,“芳华,你也随我回京吧。丽云庵的事情,既然报了衙门,有官兵去,咱们都不必去了。你也是女子,虽然和燕儿、燕岚有些不同,但到底是女子。去了丽云庵,万一有危险,让我怎么跟王嫂和铮哥儿交代?”

谢芳华笑笑,“我不会有事儿的。”话落,对谢云澜说,“走吧云澜哥哥。”

谢云澜颔首,二人一起出了酒楼的门。

谢芳华虽然对学习琴棋书画没什么感觉,但是对于人家师傅亲自下榻来教,还是自然要尊重的。请了李琴进屋,摆好了昨日秦铮摆在她房中的琴,恭敬地请她落座。

李琴笑意温和,拿出琴谱,对她询问,“你该是识字的吧?”

小泉子知道他摇头,再劝也没用,只得拿了把扇子,给他打着,虽然过了中秋,秋老虎还是有些热的。

“我们回京时,他们答应过我们,会平安地带着孩子回来。王妃放心吧。”李沐清道。

郑孝扬又想了想,补充了两句后,痛苦地说,“皇上,真没有了,再让我说的话,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。不如打我板子好了。”

李沐清眸光动了动,点了点头。

英亲王妃摆摆手。

昨天还是好好的活生生的活蹦乱跳的一个人,今天怎么就死了?还是死在军营自己所住的床上,仵作同样验不出尸首来?

半个时辰后,上了山路。

一直到西山军营,都极其顺畅无事儿。

夜里没怎么睡,可是丝毫没听到隔壁韩大人的动静,但是,一早醒来,人就死了。”说着,他惊骇,“实在是吓人。”

“因为他和衣而睡,里衣上的褶皱不全是睡觉压的,而是淋了雨。因为昨夜下的雨大,他不曾踏出房门,否则,就不会仅仅是沾了些雨,染了些潮气了。我猜测,他半夜应该是打开过窗子,时间不太长,风夹着雨顺着窗子吹进来,他身上穿的上好的锦衣沾了些雨气水汽,染了湿潮,才是如今这皱皱巴巴的样子,尤其是衣服摸着手感发涩。”谢芳华道。

谢云澜脚步一顿,断然道,“不可以!”

二人出了房门,也不敢住去别处房间,谨慎地选择住在了谢芳华房间外的画堂。

谢芳华点点头,“说不准。”

谢芳华压低声音,将这内衫的秘密说了。

他站了许久,直到小泉子上前,小声说,“皇上,夜里风凉,仔细身子。”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武魂

设置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