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点甜适:第48章:金鼓喧阗

双点甜适 作者: 许彧

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心思想这些有得没得。

至亲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,有些人为了权势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凤轻尘在凤离族一点根基也没有,光有一个身份也会被人看轻。

“皇城的人都欺负到本王的头上,本王要再不做一点什么,他们还真当本王一蹶不振了。”九皇叔冷声说道。

“师父,看我的。”豆豆双手为拳,拳拳朝曲惜花的指甲招呼。

“好阴毒的功夫。难怪那些武林高手,不能拿你怎么样,那么多人围攻魔教,最后还是让你带着一批躲了起来。”豆豆师父大惊。

当九皇叔拒绝后,这位小官居然当朝问,是不是凤轻尘不准九皇叔认母。并斥责凤轻尘不忠不孝,品格卑劣,是妖媚惑主之人,要九皇叔处死凤轻尘,不能让凤轻尘破坏朝纲。

“父皇,这样的人你还用他?”要是他,他早就杀了。

凤轻尘摇了摇头:“我怎么可能和九皇叔有交情,至于九皇叔为什么要救我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就凭你们,也想杀我?”椅子一转,黑衣人也将真面目露了出来。

当当当……武器掉了一地,站到右边的人越来越多。那些不肯投降。自认傲骨不凡的人,见同伴如此行事,一个个面如死灰,却高声大喊:“宁可战死,也不像海盗投降。”

谷主师弟找她,除了去看灰老,就没有第二件事。

噗的一声响起,凤轻尘似乎闻到烤肉香味。

可此时,却没有人关心他们的生活,南陵锦凡全副注意力,都放在玉华兰芝上。

这一点,凤轻尘没有说。

九皇叔用自己的身体,挡住了四周散落的冰块。

凤轻尘略略动了动,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,双手抵在两人中间:“我在想昨天下午的事。昨天应该有三方人马出手了,不知都是谁的人。”

这下,别说长公主了,就是她身后那几个侍女脸色也变了:凤轻尘居然说她们是下三滥的货色,西陵长公主只能给九皇叔倒酒。

“怎么?我的儿子,你怕了吗?”敏夫人眼角一扫,带着迫人的凌厉:“连娘亲给你取的名字都不敢认,你就这么在乎这个女人?”

敏夫人再次开出条件,只要九皇叔说好,今天一切都能够和平解决,可惜九皇叔说得是:“做梦。”

和谷主得人寒暄过后,王锦凌无视九皇叔的冷眼,委婉的表示,想去看看轻尘,谷主被王锦凌的笑闪花了眼,主动表示,要给王锦凌带路。

“停尸房?周行出事了?他死了?凤轻尘又来领尸?”随后赶到的苏文清,第一反应就是周行那小子,终于被人宰了,这下好了凤轻尘身边的隐患除了。

“太好了,多谢凤姑娘,凤姑娘大恩,我云家没齿难忘。”沉稳的云海,此时也不禁露出一个笑。

凤轻尘顺势趴在东陵子洛身上,双唇附在他的耳边,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:

“哈哈哈,洛王,不是说我不知羞耻吗?现在你这样又算什么?”凤轻尘嘲讽地说道。

东陵王朝不会让一个没用的男人当皇帝!

九皇叔应该是知道,她平时不太爱戴首饰,尤其是双手,即使外出也不会在手上挂东西,以免工作时不方便,所以才会特意定制这条脚链。

“新年礼物,呵呵~”凤轻尘看着手上的东西傻笑,弯弯的眉角怎么也压不下去。

“姐姐,新年好,我来给你拜年。”南陵锦行以前还不太乐意叫凤轻尘姐姐,毕竟叫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人姐姐,很需要勇气,可现在却叫得顺口,一句“姐姐”更能拉近两人的关系。

“是。”管家应下,却不认为景阳先生还会来,像景阳这样的名人,每天都忙着接待东陵各地的大儒和权贵,哪有空天天往凤府跑,可是……

他会把所有的账,都算到洛王头上。

凤轻尘摇了摇头:“真是一对冤1;148471591054062家。”这两人上辈子肯定是仇人,所以这辈子才会不停的地折腾。

凤轻尘深深吸地口气,放开嗓子大喊:“退兵!”

凤轻尘一边看,一边将元希检查结果记录下来,毕竟从智能医疗包里调取会比较麻烦。

算玄情倒霉,撞倒他心情不好,又赶着回京。

凤轻尘无奈,只得将麻烦推到太医院去,让云潇和太医院的人协商,反正她就只接受五个大夫进去。

“凤轻尘的诊金太高了,我们哪里出得起。”千两黄金呀,太医们表示他们有心无力呀。

可不想,在卢家眼中九皇叔的默许,是对卢家释放善意,卢家几个纨绔大少,这几天蹦达的老欢了,话里话外嘲讽陈家,别以为九皇叔收下华园,就会提携陈家,九皇叔哪里会把一个小小的华园放在园里。

打击不到九皇叔,折磨凤轻尘也就算少了几分乐趣,南阮锦凌任性的将手中的杯子往身后一丢,正好砸在宫女的胸间,杯中剩余的酒顺着宫女的乳沟往下滑,宫女面色惨白,低着头一动不敢动。

对方是在警告她吗?

婉音就是她的下场?

凤轻尘大叫一声,拉过被子把自己埋在被子下。

四美婢比佟珏和佟瑶更内敛,心里已是翻江倒海,可面上却半分不显,扶着凤轻尘往外接走,一路贴身服侍。

在宫里,他一个太子还比上一个洛王,可事实就是这样,他也无话可说。

用过晚膳后,九皇叔才放过凤轻尘,把谷主单独叫到书房问话。

凤轻尘和九皇叔一路游山玩水,顺带体察民情,符临和崔浩亭几个人也没有闲着,他们已在京城布下天罗地网,紧盯各个嫌疑人,直等各国余孽冒出来,他们就可以顺藤摸瓜一窝端……

“要避也是世子爷避吧,我和凤轻尘认识在先。”为了九卿,他也要守着凤轻尘,然后在凤轻尘醒来的第一时间,告诉凤轻尘,雪莲百花膏是九卿特意派人送来的。

多么嚣张,多么狂妄,你家主子来了,还要我家城主亲迎不城。

凤轻尘居然认识这两个人,还能让这两人屈尊而来。

这都算什么事儿呀。

唉……凤轻尘叹了口气,一副烦恼的样子了,不愿意再提此事,这件事估摸着,还要她和暄少奇自己协商,只要暄少奇不咬着婚约不放就行了,横竖她不想嫁。

凤轻尘转头对云潇道:“云公子,崔公子的病已大好,昨儿个已经醒来了,你要不要去看看他?”

云潇发现自己小看凤轻尘了。

先不说南陵皇上立得那个小太子,单说此战,他们真要输了,无论是在军中还是在朝中的威信,都要大打折扣,到时候只有任王家女人与小太子做大了。

这一刻,饶是冷静理智如凤轻尘与暄少奇,也忍不住惊呼:“我看错了吧。”

这是一个圈套,一个圈住凤轻尘的套。

“对。”九皇叔脸色稍霁:“既然是鬼兵,就没有必要再打,明日,寻出鬼将。”

九皇叔看了一眼,便收回了视线。这一天奔波下来,别说凤轻尘,就是他们也累了,凤轻尘这个时候能睡着,也是好事。

武功高手!

九皇叔说陈家是聪明人,陈家人也的确没有辜负九皇叔的评价,当天上午,陈家家主就携陈家嫡长公子前来,不过他们自知身份,并没有开口求见九皇叔,只是让下人转了一份厚礼。

“如果真有秘道,那就麻烦了,我们根本不知出口再哪,入口又在哪。”凤轻尘皱眉,只当九皇叔和她一样担心。

在九皇叔和凤轻尘商量,明天如何不动声色去西区别院探查时,蓝景阳也找上凌天,要凌天安排他离开的事。

八号,一位面色苍白到没有一丝生气的妇人,光看脸色似乎病得不轻,可凤轻尘却看到对方的眼睛很有神,这八号妇人绝不像她表现出来那要病重。

左岸一心记挂着凤谨,根本没有发现凤轻尘怀中有个孩子,而凤轻尘这几天,已经习惯走哪都带着小孩,一时也忘了介绍,直到小孩因为左岸的靠近,不停地“呜呜呜……”叫,才引起众人的注意。

医生也是人,也会有情绪,夜叶之前拒绝她治疗,甚至羞辱她,事手求上门,当然要付出一些代价,不然她的面子往哪里搬。

震天雷?哪有这么多震天雷,凤轻尘唇角挂着一丝嘲弄的笑,趁血衣卫的大牢大乱,朝凤府的护卫打了个手势,示意人退出去。

“你的暗卫有没有伤亡?”分不清,直接问正主好了。

这大冷天的握着刀柄用力,凤轻尘的手心很快就磨红了。

她刚刚是不是做了一个很蠢的决定,她居然想着凭自己的力气,挖一个大坑,埋三个大男人,凭她手中这把破刀,那得挖几天呀。

孙夫人吸了口气:“我明白了。好在到老爷这一代就结束了,我们的儿子不用重复先人的路。”

断掌与血同时飞出……

“这些人是什么人,刀刀致命,他们不怕死嘛。”杀手人虽不多,可架不住人家下手狠,在天穹堡的人唧唧歪歪时,人家早站好位置,把他们的路堵死。

一波波人冲上前,又一波波人踩着同伴的尸体往前冲,有几个身手厉害的,好不容易爬上梯子,眼见就要上城头,守城的人梯子一掀,连人带梯子笔直摔下来,直接摔得脑袋开花。

“清王这劝降的法子,还真是别出心裁。”云潇点头称赞,眼神飘向凤轻尘,他总觉得这么诡异的法子,不是清王那个老实疙瘩能想出来的,凤轻尘还差不多。

“轻尘……”九皇叔开口,说出自己失态的原因:“在宫里,听到暗卫来报,说你早产。我心急如焚,恨不得代你受之。”

啪……枕头落在地上,又在九皇叔脚步滚了几圈,九皇叔怔怔地看着凤轻尘,凤轻尘自己也是一呆,先看了一眼九皇叔,又看向地上枕头,懊恼地拍着脑袋。

“轻尘,我错了。以后……再也不逼你,你不高兴的事都可以不做。”九皇叔弯腰,亲吻着凤轻尘的发梢……

典型的打一巴掌,给个糖。

鬼王都跑了,百鬼宫胜下的人自然不敢再战。敏夫人见局势一面倒,怕九皇叔回头找她算账,二话不说跑到悬崖边,在黑衣死士的保护下,纵身一跃跳下悬崖……

九卿?蓝九卿?

九皇叔停了下来,步惊云却没有停,剑尖从九皇叔胸膛划过,最后将九皇叔手中的剑打飞……

躺在床上,凤轻尘怎么也睡不着,一闭上眼就是教授失望的眼和无声的谴责,折磨的凤轻尘快要疯了。

九皇叔不止一次在想,是不是寻个机会,把事情和凤轻尘说清楚,毕竟这么隐瞒下去也不是办法,可是……

“你怎么就这么萌呢。”凤轻尘一个没忍住,张嘴就在凤谨脸上咬了一口,糊了凤谨一脸的口水。看凤谨嫌恶的别过脸,更乐了:“人家是少年老成,你才多大,这么小就板着一张脸,跟个小老头似的,小心以后讨不到老婆。”

“在这一点上,我凤轻尘绝不让步。绝不将缝合之术教给一群看不起我,还想算计我的人。”

想到自己打算纳这个麻烦的女人,东陵子洛又是一阵头痛。

凤轻尘不再理会东陵子洛,再次打开药箱,犹豫了一下,还是取出麻醉针。

1;148471591054062册封大典无疾而终,众人虽改称敏夫人为太皇太后,可在许多人眼中,册封大典没有完成,这太皇太后的名号,总有那么一点名不正言不顺。

凤轻尘用眼角的余光扫了端亲王一眼,趁对方父爱大发时,抱着小团子扬长而去。

这些人,在家个个都是锦衣玉食,他们并不稀罕凤轻尘这一桌吃食,他们稀罕是凤轻尘的这份心意,还有在凤家吃饭轻松氛围。

“猪脑,凤轻尘你居然拿猪脑给我们吃,凤轻尘我恨你!”

凤轻尘本就没有追究的打算,顺势开口道:“我当时想,要是生个男孩就叫奶宝;生个女孩就叫萌宝;如果是双生子,两个男孩,或者两个女孩,另一个不管男女都叫小宝。”不管是什么宝,都是她的宝贝,与她血脉相连的骨肉。

“这是要抢我的功劳?”到这个时候,凤轻尘还要看不出来,她就二了。

“呵呵~我就知道你没好心。”只要东陵子洛没有死在九皇叔的手上,凤轻尘就安心了。“你打算怎么安置他?”

凤轻尘哈欠连连,眼皮直打架,却强制自己务必保持清醒,她今天真有事要办。

跟九皇叔认识近一年,凤轻尘很明白九皇叔无利不起早的个性,夜城主的事情,摆明了有猫腻,九皇叔怎么可能不彻查。

就算是为了给她撑腰,九皇叔也不会拿出全套的仪仗,这阵式不是一般的费时。

“什么?凤轻尘一惊,猛得抬头,要不是九皇叔反应快,下巴都会被凤轻尘给撞出血。

“本王也心疼你,你也瘦了。”纤腰盈盈一握,和时下的女子相比,凤轻尘还算丰腴,不过九皇叔还是喜欢凤轻尘胖一点,胖一点看上去气色更好。

“这几天照顾凤谨有点累,雪狼的伤好了,豆豆没空陪他玩,我偶尔要陪它跑上一段,你别看我最近瘦了,我精神好着呢。”凤轻尘乖乖地将最近的动向报给九皇叔,好让九皇叔安心。

“我是不是听错了?”凤轻尘听罢,目瞪口呆地看着九皇叔,嘴巴都能塞得进一个鸡蛋……1872大师,有消息了

没办法,在这个狭小、逼仄的空间里,他们能活动的地方实在太小了,而蛇类能行动的空间,却比他们多的多。

凤轻尘也配合,宠溺的道:“好,不动,你再睡伙。”

这是九皇叔第一次光明正大的从她房间出去,以前都会提早走。

说完,拔腿就跑,好像有恶鬼在身后追她一样,路上遇见丫鬟、仆役,不等对方行礼,人就一溜烟的跑没了。

三人再不复之前的悠闲,左岸带给他们的消息,足够他们重视了。

让九皇叔意外的是符临和宇文元化的脸色,这两人……

陆家的宝藏这个倒没有什么,南陵锦凡想要借此威胁九皇叔,几乎不可能。符临和宇文元化愁的是前朝的事。

就因为这消息是真的可能性极高,两人才后怕……

一切终于结束了,明天又是新的开始。

凤轻尘的眼泪掉得更凶了,她拼命地摇头,想要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“三公子,我姐姐她……”

“什么人呀,这么暴力?”

和我爹有关?

“包扎伤口用的。”

婚事将究门户相当,楚长华和孙思行差太多了,就算楚城主与楚长华都中意孙思行,孙思行也没有办法娶她。

当天晚上,九皇叔也不处理公务了,直接带着凤轻尘去城外,美其名曰看星空。

“你要喜欢,以后本王再带你来。”这边境,他们早晚要再来,九皇叔并不是空口许诺。

一想到这一点,孙思行就难受到不行,虽说皇权为上,可皇家也要体谅人呀,再大的事也不能挑在人家父母下葬的时候来办。

她之前一直努力抱皇上大腿,可皇上根本不搭理她,现在她改抱九皇叔大腿,还抱得这么紧,皇上怎么又对她示好了。

昨天收到凤轻尘从天牢出来的消息,本想去看她,可想到她刚从天牢出来,必是狼狈,定不愿让人看到,便压下了心中的急切。

可惜,凤轻尘没有理解他的心意,只当王锦凌是单纯的赞美暖房,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:“这暖房能得大公子赞才是真的好,要说这暖房能建起来,锦凌你可是大功臣。”

这也就是皇上,不阻止九皇叔送哲哲来魔教,说九皇叔会白忙一场的原因。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武魂

设置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