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点甜适:第51章:伯歌季舞

双点甜适 作者: 许彧

科考的名额王锦凌大放的松口,可不想九皇叔根本没有就此满足,继续道:“王善、王仁、王智三家的势力,换你那小叔入狱。”

九皇叔让周书煜,把他们吵的内容翻译出来,听到这里九皇叔和凤轻尘也是很不解:“书煜,朝廷的人不管这里吗?”

南陵锦凡那个把自己玩残的人是疯子;锦行这个把南陵卖了的皇子更是疯子;而不顾一切,立王家女人生的儿子为太子的南陵皇上,就更是疯子。

凤离族的老祖宗,横行九州大陆几百年,怎么可能会给子孙后代,挑一处无法自给自足,只能啃老本的地方当隐世之地,他们为凤离族选了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,可惜……

边关守将这段时间如此配合,是因为死的人是文渊先生,他不想被牵连了,可即便如此九皇叔的手下,还是很不满洛王派来的那些人。

曲惜花大喜,当下就伸手去抓九皇叔,可手一伸出去,就迎来致命一击。

不待凤轻尘多言,追马而去的侍卫便上前汇报,那发狂的马已经处死了。

凤轻尘仗着九皇叔的喜爱,欺辱九皇叔母亲的流言,就像是长翅膀一样,迅速在皇城流传开来。

凤轻尘并没有想过,把这些东西充公。

狮子搏兔亦要尽全力。要不是他们之前太过大意,凤轻尘的手也不会被蚂蚁咬伤。九皇叔毫不手软,将整片花海移为平地。

只说替陆少霖治了一个隐疾,具体什么病没有说,因为这个原因,陆少霖没有给她用刑。

凤轻尘摇了摇头:“我怎么可能和九皇叔有交情,至于九皇叔为什么要救我,我也不知道。”

世人怀疑她的医术,她可以理解,除了皇宫中略懂医术的医女外,没有哪个女子会医术,还敢说自己医术好的。

不管怎么样,她都是最后的赢家。

“是的,殿下。除了那个叫豆豆的年轻人,其他人都没有出过营帐,平时说话也不避讳属下几人。”来人恭敬的回答,努力回想九皇叔和凤轻尘的异常,却发现这两人正常的很。

“攻下了江南城,兄弟们加官进爵,以后你们就是官老爷,不愁吃穿,还有伺侯,儿子老娘也跟着享受清福。攻不下江南,大家一起等着饿死吧。”叛军首领便是亲王身边的副将,在城下他还在激烈这些人,希望手下的人,都能拿点血性出来,一鼓作气攻下江南。

凤轻尘不给王七说话的机会,一脸神秘的道:“王七,听说外面开了赌局,赌我能医好你大哥眼睛的赔率是一赔五对不对?”

九皇叔转身,顺着山顶往前跑。六个护卫很有默契,四人握住藤条,跳上去追九皇叔,另外两人则冲入洞内,去采摘玉华兰芝。

凤轻尘说得没有错,也许这是他复明的唯一机会。

在掉下去的那一刻,九皇叔和凤轻尘就知道,他们肯定是倒霉被牵连。

凤轻尘看了一眼,只觉得眼前一花,脑子有些昏沉:“这花……”不对劲。

丫鬟进来,给凤轻尘重新换了一套床单和衣服,同时端来一碗温粥,凤轻尘端起碗,三两口就喝光了。

众女不解,一个个看看凤轻尘,又看看西陵长公主:谁来给她们解个惑,九皇叔到底行不行呀1;148471591054062?

天穹山又高又陡,没点本事可真不上去。

可凤轻尘身后的丫鬟却不甘心了,上前正想要斥责两句,却被凤轻尘拦住了:“我对出来了。”

店小二也不说话,反正一柱香的时间还没有到。

谷主这绝对是傲娇了,凤轻尘自然知晓,要搁以往,她肯定会去哄谷主这个老小孩,可现在吗?

“这是为何?”赤炼水和郭保济问道。

九皇叔和王锦凌同时下马车,目光相对,火花四溅,又若无其事的移开。

好人家的姑娘,会像凤轻尘这样吗?

东陵子洛相信,凤轻尘下得了手,即使他是当朝皇子。

凤轻尘点了点头:“和聪明人说话,果然简单。洛王,我要你保证半年之内,我还能活着。”

“不是第一次了,再多一次又何妨?”凤轻尘丝毫不在意东陵子洛身上的杀气。

景阳前脚走,凤轻尘后脚就把请柬丢了。她吃饱撑着了,也是去九王府盯九皇叔吃饭,而不是跑去听景阳讲学,景阳要卖弄他的男性魅力,也得看对象。

轰……暄菲的脸瞬间胀红,一脸羞愤,含恨地看了九皇叔一眼,却在对上九皇叔冰冷的双眼时,慌忙低头,眼中的泪水再次滑落。

“七叔,你真得误会我父亲了,这么多年来,你还不明白我父亲的为人嘛,他把凤离族看得比命还重要,怎么可能会出卖族人。”为了让七长老相信,凤离挚把自己最近的动向都说了出来,七长老想想,六长老确实没有机会和北陵皇室联系,当下疑惑地问道:“真得不是你们吗?”

她真得太累了。

王锦凌上马车前,回头看了一眼那几个,被绑住的洛王府护卫,眼中闪过一道寒光。

“多谢符大人的好意思。些许小事我王家还是能处理,就不给符大人添麻烦了。”由皇上处置确实省事,可有些仇要亲手报才能痛快,比如陷害皇后。

要主爹娘知道,他没被前朝皇陵的机关折腾死,却饿死了,那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。

现场版的活春宫呀,好可惜哦,没有亲眼见到,不过能发现,这也是大事一件。

“居然能做到这一步。”面前这些士兵,除了动作呆滞外,完全和活得没有什么区别。

“九皇叔也知道会哭的孩子有糖吃,可我哭给谁看?我就是哭死皇上也不会怜惜我一分,既然眼泪没有人看,就没有哭的必要,九皇叔若没有别的事情,轻尘就此告退了。”凤轻尘后退一步,微微拉开两人的距离,欠了欠身就越过九皇叔,往宫外走去。

凤轻尘把院子里的人都遣走,再三交待暗卫,一定要守好,哪怕是天皇老子来了,也别让他进来。

“你……”玄情一脸扭曲,眼睛往外凸起,嘴巴一张,一大口血水顺着嘴角往外流,低头看着刺入自己腹部的剑,玄情一脸不解地问道:“为什么不杀我?”

这个距离够安全,哪怕是对方出手,她也来得及逃跑。

混蛋,居然敢威胁他在原地等,真是活腻了,可偏偏他不得不留下来……

九皇叔看了一眼面貌白皙无血色的太子,什么话也没有说,太子却隐隐不安,几次想要说什么,可看着眼前的局势却是沉默,坐在那里看着南陵锦凡与东陵子洛眼神的拼杀。

凤轻尘轻叹了口气,她就算再愤怒这个丫鬟的背叛,此时也全消了。

仵作的话让苏文清清醒了过来,是呀。他怎么会相信一个姑娘家,立马问一旁的官差。

九皇叔哭笑不得,原来凤轻尘一个晚上心神不宁的,就是因为这个,害她还以为凤轻尘和王锦凌之间发生了什么,让凤轻尘一整个晚上都不在状态中。

“咦?炸伤?你从哪来?”凤轻尘一掀开就发现蓝九卿身上的伤口,真特么熟悉。

佟珏和佟瑶只感觉今天的凤轻尘好像不一样,白衣墨发,素颜朝天,明艳的五观似乎比平日更加得娇艳动人,行走间隐约有几分风流之姿,举手投足似有一股媚惑的气息。

昨天那件衣服,不就是九王妃正服嘛,小姐怎么突然要穿九王妃正服了,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?

“无妨,今天比试的是医术,本就要带一套备用的衣服进宫。”医术的比试对凤轻尘来说也是工作,工作时就应该穿工作服。

她一身九王妃正装,再加上这媚惑之姿,在有人心眼中,就好像特意强调她与九皇叔有夫妻之实一般。

太子眼中闪过一抹狠厉,随即若无其事的点头:“确实,救人要紧,不知夜少主现在如何了?”

“哼……在我狼族的地盘说我大胆,你们凤离族好大的气派,我狼族招呼不起,1;148471591054062三位请吧……”狼主越发不留情面

就算有也不怕,有雪狼守着,野兽一靠近,他们都会发现。

雪狼痛苦的张了张嘴,继续委屈地看着凤轻尘:求虎摸。

凤轻尘盯着自己的肚子,想着这个可能……

九皇叔只感觉身子一麻,手脚使不出力气,下一秒就被凤轻尘压在身下。

“怎么了?”

此举,无疑是告诉众人,战斗一天一夜依旧神勇无比的黑骑,确实是九皇叔的人马。

邰城的援军?

这两个人同时来是怎么一回事,这怎么谈正事,凤轻尘头痛,不过想到可以王锦凌来了,就有人帮她摆平暄少奇,她心情就好了些。

云潇还客气的起身还礼,王锦凌就直接动都不动,笑道:“轻尘这是怪我来早了?”

如果暄少奇用婚约来骗她,那就落了下乘,暄少奇虽说不是什么高门贵子,但玄霄宫也是名门正派,身为少宫主的暄少奇根本不屑用这种手段骗她,而且古代重承诺,这种事他们不会胡乱说,这可是名声尽毁的事情。

凤轻尘之前拒绝了他的求婚,他不在意,他自认了解凤轻尘这个人,可要是转头答应,嫁给什么玄霄宫的少宫主,这让他面子往哪里摆呀。

这些人留在郊外,暗中谋划再起之事,苏绾一来,迅速将这一股力量凝聚起来,再加上神秘人的帮助,苏家顺利与当年留下的棋子拉上线。

凤离族的族史记载,哪怕凤离族手握重兵,足已推翻前朝的统治,可凤离族从来没有动过二心,一直守着蓝氏王朝的边境,世世代代为保护这片土地而生,可最终……

蓝景景这个皇室血脉,就是鬼王最恨的皇叔后人,对于这个造就鬼王一生悲剧的仇人子孙,百鬼宫绝对不会放过。

“南陵锦凡带来的那批粮食,是崔家三公子提供的,他们之前曾有过短暂的接触。”

“佟瑶传来消息,邰城暗中向山东边境增兵,似乎有对山东出手的打算。”

两人之间,形成一个巨大的气场,周边根本没有人敢靠近,之前身边的人,也因为这强大的气流,纷纷被弹开……

鬼王调息后,不再管九皇叔,而是一个提气,朝凤轻尘扑去,右手为爪,摆明是想要抓凤轻尘为人质。

“爹,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,九皇叔是当今圣上的弟弟,他……”后面的话陈明没有说出来,可父子二人都明白。

陈明想到父亲的打算,倒吸了口气,可想到随之带来的巨大利益,全身血液都在沸腾……

“那我们早一点,万一这两人真搅和在一起,可不能让蓝景阳跑了。”凤轻尘摩拳擦掌,准备大干一票。

这两位病人则会由侍卫专门保护,两位小姐随时可以进宫为他们医治,医治时本宫和洛王、三皇子、磊术子,会轮流陪在两位小姐身侧,哪位小姐的病人先痊愈,哪位小姐便获胜,当然在十五天内,两位小姐的病人都没有痊愈,那么比试继续,直至分成胜负为止。”太子不疾不徐的将之前说好的规则再念一遍。

“这和你给我看病有关系吗?”九号少年明显不是一个善茬,当着太子等人的面,依旧敢不给凤轻尘面子。

那股力量太过强大,九皇叔和凤轻尘无力抗争,只能任自己跌入冰墙内,在被冰墙吸进去时,九皇叔只能提醒:“轻尘,看好豆豆,别让他走丢了。”

蓝景阳笑了笑,只道:“这个阵没有成功,人死的确不能复生。”

“左岸……收起你的杀气,还有,后退两步。”凤轻尘连忙安抚小孩,雪狼亦是一脸不解,不过雪狼一向机敏,看情况不对,连忙退开,只是时不时地介长狼脖子,想看个究境。

得……大爷你身娇肉贵,我不碰你还不行嘛。

太子不答,只自言自语的道:“临近中午了,不知皇叔会不会记得我们。”

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调皮的笑,放下碗筷,双手撑着下额,直勾勾的盯着九皇叔瞧……786抢人,我要告你们滥用职权

凤轻尘囧了,她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祸害呀……1326验证,皇上的怀疑

洛王的亲兵很聪明,他们接到明微公主后才发难,并把驻守的将领给请了过来,不过来的只是一个副将,守将听到这事,早就找借溜了,把麻烦留给属下去解决。

“这,这……”副将一脸为难,幕僚却不管他,很客气的把人送了出去,回头和九皇叔汇报此事,九皇叔应了一声,表示知道。

王锦凌说容易,可真正做,绝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,凤轻尘叹了口气,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太沉重了。

三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同,朝王锦凌行了个礼,便走到凤轻尘身边,在凤轻尘挖坑的地方,继续挖……

没有人舍得死,可独活更辛苦。

九皇叔远在夜城,笑看连城腥风血雨,权利更迭,连城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,在处理完九皇叔带来的动乱后,连城就想反击,可这时他们才想到:九州令牌呢?没有九州令牌,他们如何命令那些隐在暗中的势力?

谷主一脸怒气,在屋内来回打转。

攻城,一向死伤惨重,此次尤其明显。江南城的准备实在太充分了,箭、火油、沙袋样样充足,就好像事先知情一般。

事实上,江南王和清王确实是事先就知情,不然也不会如此从容。

叛军首领一看这个要情况,就想先退下来,再做打算,可就此退下来,他们无粮草,如何让士兵再战?

尼玛,累死医生不犯法嘛。

王锦凌与他合作是图谋这天下,泄露出去了,就是灭族大罪,为了整个王氏一族,王锦凌也必须要这么做,只有把身边的风险都清除,把王家上下守得如同铁桶一样,才能放开手脚做大事,这样一来,即使败了王家也有一个回转的余地。

两人就这么坐着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,两人都是静得下心、坐得住的主,到没有什么尴尬、怪异的,直到云家的大夫一脸颓废的从小木屋里出来,才打破这份沉静。

暗卫谎报军情。

“我累了。”凤轻尘合上眼,别过头,不再理会九皇叔:“你走吧。”走得远远的,最后明天就出海,去百鬼宫,然后永远不要回来……

要不是这样,他们发现凤轻尘的下落,就会把凤轻尘带出来,而不是把机会留给主子。

气凤轻尘没有等她,心疼凤轻尘万事都要自己打算,他永远做不到像步惊云那样,不顾一切守在凤轻尘身边……020不公,王郎娶我可好

九皇叔都想杀人了!

进门后第一句话就是:“义父,你是想我把你的衣服,送给那些深闺寂寞的小姐和夫人,还是画下你沐浴的身姿,供那些爱慕你的夫人小姐欣赏?”

啪……一直半人高的花瓶砸在地上,碎片散了一地。

“不,不行,母后,凤轻尘死了,谁给大公子治眼睛,她就算要死,也要等她把大公子的眼睛医好。”安平连连摇头。

他前脚责罚凤轻尘,王家后脚就力捧凤轻尘,这不是摆明着与他为敌吗?

九皇叔的神志已恢复,只是身上的寒气却不减半分,听到暄少奇的质问,九皇叔连眼皮也没有抬,只冷冷地说了一句:“没事。”

九皇叔不止一次在想,是不是寻个机会,把事情和凤轻尘说清楚,毕竟这么隐瞒下去也不是办法,可是……

已经瞒到这个地步,这个时候说出来便是功亏一篑。可要再瞒下去,两人的矛盾又会越来越深,在这么下去,就算有再浓的爱恋,也会被消耗干净。

东陵子洛也不说话,只看着凤轻尘。

凤轻尘转身,傲气十足的瞪回去,一字一字的道:

他能不同意吗?

到了凤府,和周行打了声招呼,回房后,才从智能医疗包中取出急救用药,提着药箱又往洛王赶。

端亲王也想笑,可他怕自己笑着笑着就哭出来。最后只能用冷笑,掩去心中的悲哀,一脸嘲讽地看着长公主:“下旨?哼……小三儿你真天真,你还当我是当年那个,无权无势任你欺负的小皇子?”

“混蛋……”长公主听到下人的汇报,把刚收拾好的梳妆台,全部砸了:“拿几俱尸体来混乱本宫,当本宫好欺负嘛。”

安平公主一脸错愕,想也不想就爬了起来,一把抓住凤轻尘:“凤轻尘你不能这样。我不管,你今天必须去救我皇兄,不然,不然……”

“怎么可能?我们可是等了一天,路过的每一个人,我都仔细看了,九皇叔和凤轻尘绝对没有进城。”

他也想要漂亮哥哥抱,抱他的这个大叔身上好硬,硌得疼。

“小王爷,你可以叫弟弟。”王锦凌温和地解答,抱着凤谨蹲在摇篮边,教凤谨和小宝宝打招呼,那样子温柔得能滴出水来……

到底要他怎么做才行?九皇叔心里有些暴躁,却极力克制,以免自己盛怒之下,伤了凤轻尘。

凤轻尘这段时间的冷漠,确实是伤了他的心,可他知道凤轻尘心中的苦,也明白自己做得不对。

皇上脑子被驴踢了,居然连她去义诊都不行,凤轻尘气呼呼地丢下传口喻的人,转身就朝内院走去。

就算是为了给她撑腰,九皇叔也不会拿出全套的仪仗,这阵式不是一般的费时。

九皇叔也不吼,只等凤轻尘平静1;148471591054062下来,起身上前,按住凤轻尘的双肩,郑重的道:“轻尘,符临现在还不能死,所以你必须去救他!”1663疼,你就不能轻点嘛

“本王也心疼你,你也瘦了。”纤腰盈盈一握,和时下的女子相比,凤轻尘还算丰腴,不过九皇叔还是喜欢凤轻尘胖一点,胖一点看上去气色更好。

这简直就是白白浪费力气。

“看样子,我们的运气着实不错。”凤轻尘还有心情说笑,可见她的心态之好。

他闻到了食物的香味,才出来觅食,他十几年没有吃到过,人肉吃的食物了,食物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了。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武魂

设置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