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点甜适:第53章:澹泊寡欲

双点甜适 作者: 许彧

“他怎么独自一人跟上来?”滕青山心存疑『惑』,此刻,滕青山也没想到,对方要杀他。毕竟在滕青山心里……铁衣门一方似乎没理由要杀他。只是对方不寻常的举动,令滕青山警觉起来。

“刘护法?”滕青山淡笑道,“不知道刘护法这么着急跟着我,有什么事?”

原本她都决定一辈子服侍滕青山,要她做什么,她都愿意。可没想到……滕青山救她,帮她报仇并不索取任何报酬。父母死去,感到孤独无依靠的李珺,此刻感到心中一阵温暖。眼睛有些湿润,低声说道:“滕大哥,谢谢你。”

对灵果、妖兽之类的,滕青山知道的很少。

臧锋想要攻击,可是滕青山每一枪都蕴含螺旋劲道,每一枪都好似藏着一个漩涡。而且滕青山长期练习‘三体式’,对那生生不息的意境,理解地愈加深刻。如影随形枪法,完全笼罩住了对手!

滕青山陡然睁开眼睛,疑『惑』看着诸葛元洪:“师傅,漩涡中心?丹田中会有漩涡中心?”

“所有百夫长,每一台阶站二人!依次往下站,都站在殿外。”一袭黑『色』劲装的冀鸿大声喝道,跟在人群后面的百夫长们都恭声应命,这次大殿聚集,就连黑甲军百夫长都没资格进大殿,只能在殿外。

就在这时——

……

一整套,才一百斤左右。

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:“青山,地级密典、天级密典,关系重大,必须经过长老们同意,才能给你!所以,密典的事情,待得我正式收你为弟子后,再给你。”

那白『色』火焰威力,很可怕!

“像那先天强者‘司马庆’,先天真元的爆发威力,大概接近二十万斤。”滕青山还清晰记得前些日子那一战,“我只是内劲瞬间提高六万斤巨力,就令他重创了。当然……这也跟司马庆本身较弱有关!”

嘴上那么说,可是许多武者心里也都明白——

回到山脚下,冀鸿见到滕青山安全归来,也是大喜。对于黑火灵根没得到,并没太介意。这一次滕青山在岩浆湖中救了他一命,冀鸿对滕青山的态度可是提升好几个层次。傍晚时分,归元宗一群人好好大吃了一顿。

几两碎银子!一张『潮』湿的银票!

退步崩拳!

司马庆见势不妙,吓得双手同时朝下方滕青山的一腿拍击过去。

“哼,小子,老夫如果真的想逃,你怎么追得上?”银发老者‘王陨’瞥了一眼身后之人,“如果不是顾及魏巫崖那疯子,不能舍弃‘王陨’这身份,早杀了你了。追吧,等到了外面,再杀了你!”

深潭水面上,一连浮出一群人,一个个立即上岸,正是关绿以及她率领的三十名黑甲军精英。

咻!

“哼。”滕青山立即施展‘天涯行’,化作一阵青烟朝一阵飞窜开,那三道刀光,有两道飞向远处,远远的,将一大串山竹给切割开,只听得山竹倒下撞击的杂『乱』声音。紧接着,一片灰尘扬起。

……

“啊——”

“天下间,后天强者中,这滕青山最起码能排列前二十。”银发老者心中暗道。

“老白!”黑长老凄厉喊道,只能眼睁睁看着断了一条腿的白长老,无力挣扎着,最后掉进岩浆中,燃烧起一团火焰!

“都统大人!”

“黑火灵根,蕴藏神秘能量。常人吃了,可以瞬间拥有万斤巨力。不知道我吃了,将其中能量完全发挥。能达到哪一般境界。”就在滕青山欲要拔出黑火灵根的时候——

“那王陨还真强,竟然能夺到黑火灵根!那滕青山,似乎比他弱一筹啊。”

只见那雷神刀‘吴越’一脚刚踩到那黑『色』大石头上,“呼!”那右脚便冒出了火焰,着火了!那雷神刀‘吴越’甚至于都来不及上前两步,采摘下黑火灵果!只见那雷神刀‘吴越’就在右脚刚落在石头上的同时——

“快上去。”冀鸿在下面主持,其他高手们都规规矩矩的攀爬,要背着数百斤东西,想要飞上去,难度太大。

随着时间推移,大量的武者到了。

“呼~~~”

……

“杜老九!”冀鸿有些恼怒。

“看,就那!”乌岱朝上方一指。

那肥胖中年人惊喜看着黑『色』石块上的‘黑火灵果’,大喜道:“哈哈,是黑火灵果!就是黑火灵果!”

“行,行。”乌岱连点头。

这时,滕青山、冀鸿、关绿三人正沿着大裂缝上,抓着连在一起的藤曼,迅速地朝下滑。

汩汩~~

“不知道,那些鬼地方我也不敢『乱』闯。当时下来,只是沿着火岩浆一路走。我知道,这样回头也容易出去,不容易『迷』路。”那精瘦汉子说道,“愈是往前,就愈加的热。那黑火灵果所在处,最是热!”

愈是前进,温度愈高。

“汩汩~~~”

赤鳞兽的四蹄轻柔的,就好像小猫前进,悄无声息。

这里,正是滕青山刚才一脚踹开厚实山石的地方,那足有一丈多厚的岩石,恐怕天下间任何一个后天武者都难攻破,可滕青山却能一脚踹开。须知,人体的腿部力量一般是比手臂力量要高的。

朝上爬,如果速度快,先爬到这低矮崖壁的崖顶,还有希望。

“那洞『穴』里面,可有黑火灵果?”滕青山直接询问道。

此刻杜洪、滕青虎一群人也赶过来,听到这话都是大喜。“青山,你猜的还真准,黑火灵果竟然就在这峡谷中,咱们之前都是『乱』跑啊。”滕青虎说道,滕青山脸上『露』出一丝笑容,自己也是根据那头赤鳞幼兽逃命的地点,随意猜测而已。

“裂缝?”

“走!”滕青山再度将轮回枪背负在身后,随后便一跃而下,脚上一点崖壁,便抓住那藤曼,便飞速下降。

“全归你,三壶?”

一棍比一棍快,一棍比一棍重!

“跟我走!”滕青山一声令下,立即朝当初那峡谷赶去。

“嗤嗤~~”滕青山却根本不理会周围喊声,专心地将轮回枪两截枪杆连接起来。

滕青山对司马峰!

“锵!”

滕青山?滕青山在‘内劲’上并没有达到‘入微’境界!他对内劲的运用很粗糙!可是,他此刻使用枪法,并没使用内劲。使用的是身体肌肉力量。滕青山对身体的力量控制,可以说精确到巅峰。

“燕铁,你能击败冯无血,或许也能击败滕青山啊。”也有人高声喊着,在人群中的燕铁眉头一皱,目光扫过去。可是周围人太多。特别一些身材高大的,将视线完全阻碍。他根本找不到谁在喊。

……

“的确有。”滕青山无奈道,“而且有三个,不过实力一般,我没理会!”

滕青山愈加疑『惑』。

……

……

在场人多,很快有人辨认出滕青山。

就在这时——

卷轴上画着两幅彩图,第一幅彩图,那黑火灵根竟然是银白『色』,可叶子却是诡异的黑『色』,果实仿佛苹果一样近似于圆形,为黑『色』。

滕青山和关绿都点头。

“没时间。”滕青山冷漠道,“我们走!”

贾梁之前被黑甲军众人气势震住,现在被滕青山这么一问,一时间怔怔站在原地。

对方拔刀,杀二人,收刀。

……

金家庄的练武场上,武者们彼此兴奋谈论着,一个个都很想得到黑火灵果、黑火灵根。

“老爷!”

商人多了,形成一个大团体,大家就能请很多护卫,这样也更安全。

“青阳师弟,这消息上只是说,青山他重伤孟田,而后一路追杀,后来带着一柄血月刀回来。至于是否杀死孟田。可没人看到。”诸葛元洪淡笑道,“没人看到,这事情可说不清了。”

外界可不知道你宗派内有哪些天才,他们只看《潜龙榜》。

这三人虽然厉害,可是……

每天有怪物,谁家堂屋敢不关门?

一柄飞刀瞬间划过长空,『射』在那黑影身体上。

“怪物?应该是妖兽!而且,应该是实力不算太强的妖兽。如果这怪物,实力能赶上碧寒潭的蛟龙,恐怕根本不需要怕人类,要偷偷『摸』『摸』的!”滕青山身形如同闪电,激『射』向喊声传递的方向。

这一躲,就是整整两个多时辰,到了第二天黎明前最黑暗那一刻,峡谷中一片漆黑,这头妖兽才闪电般跃下,落入峡谷中,而后数次飞窜,就离开了峡谷。

“他娘地,老子的拳头,你们忘记了?”一道轻佻的声音响起,“没那个能力杀了妖兽,还欺负人家普通山民?你们算什么武者啊,我看啊,买一个豆腐,撞死算了!”那段侯笑『吟』『吟』走过来。

远处滕青山的确刚刚落入练武场,见到段侯跑过来,便走过去:“段兄!”

金家庄上千名族人眼眸都暗下去,他们都快绝望了。

“不过那妖兽也被我伤了,以这妖兽的智慧,估计,近期是不敢来金家庄了。”滕青山又说道,这句话令周围金家庄众多族人们脸上都『露』出喜『色』。

“赤鳞幼兽。”靳涛暗自思忖着,“这事情不能外传,否则,黑火灵果就难夺了。”

滕青山听得大惊。

呼!

……

“断我一臂,此仇一定得报。”孟田心中大恨,“还追我,哼,他的速度,怎么及得上我!”孟田自信的很。

可是——

地面上已经没有尸体了,十八万斤巨力,在那可怕力量的一砸下,长枪达到一个可怕的速度!并且令长枪前方的空气被压缩起来,当轮回枪砸成孟田身上,孟田全身筋骨瞬间全断裂,那压缩的空气也爆炸了,将孟田整个人爆掉了,尸骨无存。

“这血月刀,不愧是一柄神兵,在我十八万斤巨力下,都没有变形裂缝。”滕青山赞叹一声,捡起了那柄血月刀,“孟田,你算是我杀死的第一个《地榜》高手,这血月刀就算是凭证!”

一旦施展毒龙钻,枪法有瞬间的失控,可是‘毒龙站’这绝招,连蛟龙都能伤,如果这招都杀不死敌人。滕青山也只有逃跑了。

“哈哈……要谢,就等到了你那,让我这些兄弟们好好歇息一晚上吧。这半个月一路劳顿,大家就是晚上睡觉,都不敢松懈啊。”滕青山笑着说道,现在大家心情都轻松的很,距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。

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听得都有些惊惧。

朱崇石和他的夫人、孩子们以及几名仆人,和滕青山他们黑甲军一群人一同步入客栈。

在外行走,一言不和,拔刀相向,血溅五步,这是很常见的。

锵!锵!……

滕青山霍地站了起来,手持轮回枪,目光扫向旁边的三名店小二。

一落入后院,滕青山环顾周围的疯狂厮杀,瞬间锁定了几人。

“果真有埋伏,而且人还很多!”朱崇石遥遥看着远处,远处密密麻麻的影子正急速朝这靠近,离这么远,都能察觉那个方向的地面震动。由此能想象马贼数量何等惊人。

“咻!”“咻!”“咻!”……

“杀了他,快,上,杀了他!”大当家大惊,“铁链,铁链,困住他!”

“都统大人,都统大人!”大当家咽了咽喉咙,连说道,“是我们不自量力!我立即让我的人走,绝对不阻拦都统大人!”无论是滕青山的枪法,还是那瞬间杀死他麾下四名精英的飞刀手段都令他恐惧。

毕竟……

“我的饮血刀!是我耗费了十余万两银子,才打造而成的。”大当家连将自己的战刀『插』入刀鞘,也放在地上。

滕青山淡漠道:“景玉佛,作价十万两!现在加起来,才四十三万两银子。还差七万两!盏茶时间差不多了,你取不出来,我断你两条胳膊!”

一伸手捡起这背心,这背心非常的轻。自己衣服穿的玄铁内甲,重达数十斤。而这金蚕丝背心,估计一斤重左右。

“哈哈,滕都统,为了等你,酒壶都热了三遍了。”那杨柯揶揄笑道,“不过总算见到咱们黑甲军最年轻的都统了!可惜啊……现在时间不早了,否则,我定要和你喝个痛快!”

道贺的人有不少,或是真心,或是暗含讽刺。一个人一旦占据高位,有人崇拜钦佩,也会有人嫉妒暗恨,不遭人嫉恨是庸才,这话不假。滕青山当然不会在乎。不管如何……

清晨的风,很是凉爽。

滕青山正带领麾下二十余人行进在军营内的道上,旁边诸葛云、诸葛青以及青雨三人在送行。

“哥,从这里到楚郡,有近两千里路,路上危险很多,你得小心啊!”青雨在滕青山身旁,眼中满是不舍。

滕青山点点头,瞥了那近百名护卫,笑道:“你们朱家富甲天下,有了这么多护卫。看来路上,我麾下兄弟们也会很轻松啊。”

“滕都统!”那魁梧男子直接拱手笑道,“我刚来江宁郡几天,就听闻了滕都统的大名!黑甲军最年轻,最前途无量的都统!我原本还在想,要想见到滕都统一面,怕是难了。可没想到诸葛叔叔他这次竟然就是让滕都统来帮我保这一趟货!也让我能提前得见滕都统啊!我心中也是喜不自胜!”

“朱兄,漂流海外,是为经商?”滕青山问道。

……

“青山。”滕青虎骑在旁边,“哈哈,让你穿重甲,你不穿,看,现在被淋湿了吧。”滕青虎等人全身套着重甲,就脸和手是『露』在外面的。颈部内部还有着护脖,刚好将雨水完全阻挡,无法淋湿他们。

……

“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!而且,这位财神,对赚银子没兴趣了,他准备全身心研究武道。所以,他得选一个继承人。”冀鸿说道,“他的十六个儿子,每一个都很聪明。那朱童定下了规矩,给他们儿子一笔银子,十年时间,谁十年后,赚的最多,谁就是家主!”

等于说,三十岁之前,要能名列《地榜》!这个条件太苛刻,这天下间人口太多,自然有天赋有毅力的人很多,诸葛云只能算是归元宗的天才,在整个扬州,比他天赋更了得的都有。更别说整个九州了。

加上十人为一个队,彼此辅助,十人冲杀,可以说是绞肉机。

“哈哈,这些天,住在野外,都难得洗一个澡。这大夏天的,一身臭汗啊。今天得好好洗个澡。”那朱崇石笑道。

血石坡下,此刻正聚集着浩浩『荡』『荡』的强盗马贼,特殊的是,只有部分马贼骑马。

朱崇石回头看看车厢,点点头:“那好,咱们就绕道!”顿时随着朱崇石一声令下,整个车队其他人都很听话,也都转头要绕道。

“哈哈,各位终于到了!”宜城城主‘杨柯’迎接上去。

杜洪压低声音道:“城主,我们都统大人他暂时和我们分道,回他老家了。”杨柯恍然,笑着点头:“青山他就是我宜城人,嗯,是该回家看看。好了,大家赶路也累了,还是赶紧吃饭、歇息吧。将战马,交给我们就行了。”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武魂

设置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