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点甜适:第78章:百花争艳

双点甜适 作者: 许彧

水菡果然脸一热,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:“你给我打针的时候,我还在昏迷中,怎么会看到你的样子呢……至于那个……帅……我觉得……我觉得……”

“我说我说,我全都说……当年水菡早产……是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

娃……

这一对活宝夫妻又开始互相陶侃了。

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吃饱喝足之后就是休息时间了,水菡和兰芷芯,童菲,三个女人一块儿到桃树下乘凉去,但是很快又返回来,只是却少了一个人……童菲。

水菡脑子里陡然闪过一个画面……记得她和那个姓晏的男人在路边,为了项链的事发生了争执。对了,项链……当(dàng)票!

他就是天然发光体,令人无可忽视的存在感,与生育来的优尊贵,他是移动的美景,举手投足都是那么赏心悦目。他身边的女生竟也毫不逊色,身材窈窕,一袭白裙飘逸轻灵,五官淡如菊,是典型东方美女的代表,气质出尘,飘飘若仙。她和晏晟睿走在一起,很般配。

晏晟睿俊的眉宇间流泻出几分疼惜,伸手将她耳畔的一缕发丝撩到她耳后,动作温柔,轻叹一声:“别胡说,你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,你要注意保持情绪稳定。现在我也经常会在校里,有什么事,你随时都可以找我。”

水菡在盛怒之下挥出的巴掌,岂会是轻的……

男人微微一愣,目光落在她脸上。

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

这*,洛琪珊难以入睡,脑子乱哄哄总是不停在旋转着,心事太沉重了。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加上她苦涩的婚姻,让她越发感觉世事无常,现实的残酷永远都是超乎人想象的。

两个男人,此刻在洛琪珊心中有了一个泾渭分明的划分。

“你还跟我客气?应该我说谢谢才对。”

梵狄不会知道,有个傻乎乎的小女人为了替他“还债”,为了他这蹩脚的谎言,她竟真的等在赌场门口,即使下着雨……

淡漠的口吻,就像前一刻与她接吻的人不是他。

舒适的座椅,是健身房里几乎每个人都习以为常的地方了,但对童菲却不寻常,在坐下的一霎,脑子里浮现出的是她曾经做了饼干想要给周庆龙,可后来却被杜橙那家伙吃了,其实做得并不好吃,他却吃得津津有味的,那个时候,她和他之间多轻松自在啊……

“情侣鞋?”红衣女人怪叫了一声,低头盯着童菲的脚,随即嗤笑:“果然啊,上次看见杜橙我还问了他,鞋在哪儿买的,我本来打算给我男朋友买一双,现在看来是不用买了……”

下午两点多,亚撒要出去见客户,吩咐兰芷芯也一块去。不是要她一起去见,而是让她去附近洗衣店将他的衣服取回来。

车里很安静,静得只听到彼此的呼吸声。亚撒眼角的余光瞄着兰芷芯,对于她的淡漠,他更加认为她心不在焉的原因是nike。

眼睁睁看着嫣嫣消失在自己的视线,兰芷芯疯狂地怒吼,像只拼命想冲出牢笼的母狮。

“兰芷芯,你冷静想想,你真的适合再带着嫣嫣一起生活吗?你想得太简单了!你根本就不知道,我不是你最大的敌人,我们共同的敌人是某些企图得到嫣嫣的人!就在前不久,亚撒被人威胁,要他让出王储的位置,而对方用来威胁亚撒的筹码就是你和嫣嫣……你们当然不会知道了,暗中有狙击手埋伏在附近,用狙击枪对着这边,只要一开枪,你和嫣嫣就会……死。这件事,亚撒一定没告诉你。”赫淑娴说起这个话题,心情更加沉重了,眼中的狠色也多了几分。

监控室里,赌厅的总监贺东,正在仔细留意着监控屏幕上那位黑人的一举一动。

“匀,虽然你做什么事我都支持你,一直都很挺你,但这次我还是得说了几句。晏锥与水菡之间究竟有没有合伙起来骗你,你心里也每个百分百的确认,你对她或许还有一丝疑惑,可是从她今天的表现,足以说明她怀孕这事儿不是她打算用来做为嫁进晏家的筹码,就冲着这个,你也多为人家想想行吗?我知道,你心里惦记着谁,可那个人远在天边,而水菡是近在眼前,过去的人和事,你如果不能真正地放下,将来,不管是跟水菡也好,还是跟其他别的女人,你都幸福不了。你的心结必须打开,你得给别人一个走进你心里的机会啊……那个女人就算再好,她没在你身边,又有什么意义?”杜橙一番语重心长的话,直戳晏季匀的要害。也只有杜橙才能如此直接地提到晏季匀的禁忌。

七天的时间一晃而过,水菡玩得很开心,彻底地放松了自己,暂时不去想烦人的事情了,难得出来旅游,放空了自己才能装载一个快乐的自己回去。

甜归甜,水菡终究还是熬不住对宝宝的挂念,不等游轮返航,和晏季匀一起直接坐飞机回c市了。对此,亚撒表示非常的鄙视,说两口子丢下他就不管,还说等他要去c市找他们狠狠地痛宰一顿……

只是他没想到,洛琪珊会不请自来,就在这个寒冷的冬夜。

紧接着,蓝泽辉又补充了一句:“我爸的事,我还没跟你道谢。我觉得,谢谢两个字已经不足以表达我的感激了。”

c市的机场是国内除了首都之外唯一有直飞日内瓦班机的,这个便利,使得晏锥当即作出决断,事不宜迟,为了稳妥起见,即刻准备赶往机场!

nike一边吃着葡萄一边跟兰芷芯闲聊,尽管他掩饰得很好了,可言语间是不是流露出的沉重,还是泄露了他真实的内心。

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

亲亲总裁,先上后爱第230章:幸福的一家三口(祝大家新年快乐!)

晏季匀终于得逞了,成功掳获了小柠檬的心,父子俩的感情迅速升温,小柠檬叫爸爸也叫得很顺口,最让晏总感动流涕的是再也没有“混蛋”的前缀了!

宁愿被晏季匀骂个狗血淋头也别去挑战他的拳头。这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的事。

女人气喘吁吁地看着晏季匀,眼中充满了感激,近乎哽咽的声音说:“谢谢你……”

果然,佣人站在门口不动了,但还是在看着水菡。不跟去,可还是远远地监视着。

水菡的沉默就是默认,水玉柔一下子气冲脑门儿,呼吸猛地一窒:“好啊,你们……你们竟然联合起来耍这种手段!你……你是想气死我啊!”

“我当时以为大哥大嫂是会分开的,所以我大胆地跟大嫂走得很近,以前大嫂不知道,还以为我只是出于亲情的关心。但是,在小柠檬三岁生日时,大哥回来了,之后,经过一些磕磕碰碰,他和大嫂又好了。那时我才明白,原来大哥心里一直都有大嫂,他那几年人不在这里,可心却从未离开过。就是那时我才醒悟,我跟大嫂之间是不可能的,她只爱我大哥一个,不管我对她多好,也取代不了大哥在她心目中的地位。”晏锥眼里没有哀伤,说明是真的将过去看得很透彻了,也是真的放下了。

洛琪珊虽是富豪之女,但她并不嚣张骄横,她为人光明磊落,敢爱敢恨,她内心是光明而正义的,她无法允许自己看着有人受冤。

“我有事要处理,婚礼暂时延迟吧。”晏季匀嘴里说出这句话,他的心也在隐隐作痛。不想伤害她,却终究是伤了啊……1d7tz。

晏季匀的心又急又疼,不忍去看水菡的眼睛,硬生生别开视线,毅然转身……

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檀香,具有行气活血的功效,是孕妇的禁忌,吸进足量的檀香甚至可以导致流产,这也难怪晏季匀会是这副脸色了。爱睍莼璩

他似乎很痛苦?不像是装的?

小柠檬亮晶晶的瞳仁纯净无瑕,很是认真地望着梵狄:“干爹到底是个啥东西呀?”

这辈份乱得,严格来说,梵狄应该算是晏季匀的舅公,可现在这货硬是要当小柠檬的干爹……不过水菡和梵狄都不计较辈份这些,自由论交就好。小柠檬有个干爹也不错,多个人疼这孩子。

她总算是开口说话了,亚撒心里舒了口气,但她明显的戒备,她的太过谨慎,又让他有点窝火。

亚撒那边果然沉默了,深深地蹙着眉头,俊脸一片沉重。他不是故意逃避这个问题,而是他在想要怎样回答才不会让兰芷芯误会和受伤。

就在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,皇室来了一纸命令,要赫淑娴和亚撒立刻回莱!

“嗯,这还差不多,这才是我的乖老婆。”晏季匀的语气又变得轻快起来,心情舒畅了许多,听到水菡的话,觉得很有满足感。

屈辱和委屈一起涌上来,水菡真想痛骂眼前这女人,可是她却只能强忍着,低声下气地说:“赵太太,我不是不交,我的钱……可能是刚才坐公车的时候被偷走了,请再给我一点时间,宽限几天好吗?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现在可好,本是晏季匀和乔菊的斗争,晏鸿瑞半路杀出来唱主角了,并且还有毛秉华在……

“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!天明,还不动手!”商离天不为所动,话里没有一丝温度。

这也难怪,几经生死之后才治好了冥蕉毒,晏季匀对于现在的生活更加珍惜,每天陪着老婆孩子都不觉得够,更不会厌烦。

一听这话,晏季匀感觉受用多了,本来刚才就是佯装生气的,现在听水菡这一番恭维,他顿时感觉脸上有光啊。他不在乎酬劳,他一向只在乎在水菡心里的地位……

“嘻嘻……好香啊……姨姨……”小柠檬闻着肉粥的香味,舔舔小舌头,馋嘴的样子可爱极了。

是什么简单的事吧?”电话那头的女声颇为无奈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磊哥,还是你厉害,不愧是兄弟,知道这女人是你兄弟的软肋,哈哈哈……我起先还不信这女人能起作用呢!”何宇森的公鸭桑笑起来格外难听,偏偏还笑得格外猖狂。

晏季匀用同情的目光瞄着王睿,无奈地摇摇头:“王睿,你真的喜欢我们家馨吗,她可不是乖乖女,她是小恶魔,你可要想清楚了。”

晏锥是男人,并非神仙,他若是此刻能当作自己触到的是一马平川般冷静,那他一定是某方面有严重问题。可他是正常男人。因此,难免出现几秒钟的呆滞。

晏锥神情淡然,自顾自地吃着手里的面包,而晏鸿章和沈蓉就同时用格外关切的眼神看着洛琪珊……

吃完早餐,洛琪珊和晏锥都要走了,一个去医院,一个去公司。

洛琪珊呆了,他……他居然又吻她了,这是在调.戏吗?

四人就这样成双成对地走开了,只是,每个人的心情都不同,各自有几分沉重,只有自己才明白。

这人是谁,当然就是晏锥了,他旁边的人是程瑞。这小伙子虽然不如晏锥那么亮眼,可也是一表人才,如今在这人间天堂里,望着诸多美女,更是笑得灿烂,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。

邓嘉瑜经常在国内外走秀,她的思想本来就比一般人开放,她穿的比基尼可是布料最少的那种,简直比没穿还更诱.人,坐在晏锥身边,她胸前那呼之欲出的风景太抢眼了,让人不去注意都不行,总觉得眼前晃来晃去的白花花犹如两只大香瓜……

沉默,令空气都凝结,窒息,这是一种来自心灵的威压,来自精神上的凌迟。你不知道他会做什么,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你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。

沈蓉和廖辉同时望向晏季匀,尽管廖辉看似镇定,可心里也是在打鼓,他也不是省油的灯,在社会上波爬滚打多年,自问识人有一套,但面对晏季匀这个人,他还真的看不透对方的想法……太过深不可测,行事往往出人意表。

晏季匀上前一步,居高临下睥睨着地上跪着的两个人,如帝王般威武不凡的姿态形成一股强大的气场,沈蓉心惊胆战,有种被死亡笼罩的感觉。

沈蓉的心陡然间下沉,冰凉……眼珠子越瞪越大。

没人能体会小颖的痛苦,在她从车里*的时候就注定了今后她的人生轨迹会发生巨大的改变。是重生还是毁灭,全都在她一念之间……

茅屋里没有做饭的工具,每到该吃饭的时候孙婆婆都会带着饭菜前来。

大都是素菜,肉类很少,这对伤者养伤是十分不利的,而孙婆婆也知道这一点,今天,她炖了鸡汤,鸡脯用来炒着吃。

今晚的晚餐是小颖醒来这一个星期里最丰盛的一顿了,可是她却没有立刻狼吞虎咽地吃下去,而是拿着筷子发呆。

晏鸿章眸光一凛,沉声说:“亏你还活了半辈子,遇到这么点事儿就手忙脚乱哭个没完!

熟悉的别墅,被妆点上了一派喜气,红色粉红色粉紫色到处都是。对了,昨天是他结婚的日子,只可惜,他尝到的不是喜悦。

晏季匀狠狠地咬牙,脚下的步子为之一停……晏锥放在水菡腰上的手,怎么看都那么刺眼!

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“晏晟睿,不好了,刚刚准备上台的特邀嘉宾,她……她拉肚子,去了厕所,好像很严重,恐怕不能上台了,怎么办?”

嫣嫣也傻了,澄蓝的眸子瞪得好大,呼吸窒闷,一时说不出话来,脑子乱哄哄的。

这到是没夸张,实习医生有的第一次跟台会晕倒,有的会吐得一塌糊涂坚持不下去。何慧怡是女医生,没晕倒没呕吐,还坚持到了最后动手为患者打结,确实有些胆量,值得表扬一番。

坐在车里,洛琪珊就在琢磨,去哪里吃呢?爸妈说了今晚有事,不在家吃饭,而她又不想回晏家吃,一个人该去什么地方比较合适?

吃醋,嫉妒,酸得要命!

实际上是在家里已经跟父母起了冲突,但最终还是父母让步了。为了让nike接手家里生意,只能同意他的条件。而他的母亲今天才见过兰芷芯,尽管一百个不愿意,可是,生意更重要,加上儿子那么坚决,说只会娶兰芷芯,所以……

就在兰芷芯脑子空白呆若木鸡的时候,只听楼下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……

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在外人眼里晏家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,可身在其中的人却是知道,晏家就像是一个王国,表面祥和,内部处处暗流涌动,各房之间明争暗斗,大家心照不宣亲亲总裁,先上后爱。爱睍莼璩所谓的亲情,在有钱有势的大家族中,实在是不如金钱和地位那么招人爱。

两人正缠缠绵绵难解难分,不知何时脚边多了个小身影,正好奇地望着,咬着手指说:“妈妈……爸爸……为什么亲亲的时候不叫我?你们好偏心……我也要亲亲!”

“……”水菡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,惊诧又紧张地说:“有女同学亲你?这……这……不行,你不能亲那个女同学,一定不可以,记住啊!”

凝视着她惨白如纸的脸颊,还有那刺眼的纱布,亚撒不知怎的就是轻松不起来,好像有块石头压在胸口似的。

“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女人……还是受伤躺在我怀里的时候可爱一点,其他时候一点都不温柔,硬邦邦的脾气……”亚撒在喃喃自语,听似是嫌弃的语气,但他的眼神里却没有那种嫌恶,反到是多出一些复杂的情绪。

晏锥先前就已经被家法给伺候惨了,现在虽然能勉强应付,可始终难以与晏季匀的强悍对抗,这一拳将他打得眼冒金星,几乎昏过去。

“我……可你不是及时出现了吗,你一来就打人,我哪有机会推开他……”

童菲即使受伤了也还是很清醒,没有直接打120.,而是打了杜橙的电话,让杜橙来救她。只因为带走小柠檬的人说自己是水菡的父亲,童菲虽然不能确定,可为了防止万一,她还是选择了通知杜橙来。如果她直接去医院,这枪伤必定会惊动警察,她为了水菡着想,不打120.

女人,还敢说自己不是吃醋?晏锥心里默默念着……但是,她吃醋,他有什么可在意的?为什么还做不到无视那个沙发上的身影?

过了大约十多分钟,洛琪珊的脑袋从被子里露出来,人已经是迷迷糊糊的。她睡觉的样子和她平时是大不一样的,温柔纯美无害,像个天真的孩子。这是她彪悍性格的另一面反差吧。

水菡温柔软糯的声音钻进他耳膜,就像是一缕春风在疏离着他纷乱糟糕的心情。她就是有着莫名的力量,安抚着他的心,让他觉得,身边有这么个贴心的小东西,他才不至于冰冷孤单。她的力量很微薄,但却是不可缺少的暖。

亚撒?艾米丁的称呼太不敬了,居然直呼亚撒的名字,这意味着他没有将亚撒放在眼里,来意很可疑。

以艾米丁为首的穿着军装的三个士兵立刻将亚撒包围起来,并且手里还拿着武器……一时间,这空气里充斥着浓浓的火药味和危险的气息。

艾米丁仰着脖子哈哈大笑,那张奥凸不平像被石子碾过的脸上露出讥讽:“亚撒你真可悲,你知道吗,要推翻你的人,不是我,是你的……”

多迪脸上歼诈的笑容不减:“亚撒,你父母都在我们手上,如果你觉得这还不够,那么……你可以看看这个。”

洛琪珊上车之后出奇地安静,不像平时那样一上车就会开始跟晏锥将自己遇到的趣事。

“来,点蜡烛,许愿了。”

刚才在一起冲到那巅峰时,仿佛两人都融为了一体,不分彼此的感觉,心与心的共鸣。

“后来,这个人没有罢手,他绑架了我,将我带到一个废墟里,他打电话给我爸妈,说要用我去换取赎金……在那个废墟里,到处都是垃圾,我被捆着丢在角落里,老鼠和蟑螂从我脚上爬过,有一只老鼠爬到我身上,我吓坏了,我……我……”洛琪珊急促地呼吸着,眼里浮现出惊恐的神色。回忆起那种惨痛的经历,等于是她在将自己没有愈合的伤口撕开来,这种痛苦难以言喻。如果没有心理病,她也不至于这样的反应,但她在心理上就是个病人,与正常的人是有差别的,提到这些事,她会控制不了,最明显的症状就是呼吸困难,心脏加速,浑身冒冷汗。

这就是倾诉的好处。人都是需要倾诉的,就算承受

可怜的杜奕铭,就算不愿意被嫣嫣喊弟弟,也只能妥协了。他是男汉,至少他还知道什么是说话算话。

“哈哈,丫头,已经很久没人叫我帅哥了,还是你眼光好!”

晏家7点钟的早餐,洛琪珊今天又缺席了,因为失眠而带来的头晕没精神,使得她不想下楼去,只自己喝了一杯牛奶就继续补眠。

沈蓉今天不在家,出去了不回来吃午饭,这中午就只有洛琪珊和晏鸿章两人。

“嗯?”晏鸿章的筷子一下就停在了空中,本来要去夹菜的,却又收了回来。

这是洛琪珊婚后,洛凯旋夫妇第一次正式登门,遗憾的是晏锥不在,这栋小洋楼就显得格外冷清,充满了孤寂的味道,洛凯旋和妻子抱着女儿

“是啊,晏太太,给我们说说吧,谁赢的机会更大啊!”

服务生礼貌地说:“我是专门负责打扫您房间的,在您上船之前,我进去房间换了床单,但是我……”说到这,服务生露出腼腆的表情,举起了自己的一只手腕……

周震说道:“这一局,鉴于情况特殊,我宣布……结果是——和局。”

“老娘不是吓大的,滚出去!”于美凤一通怒吼,这架势确实有几分骇人,一时间将那俩男人给震住了,似是想不到小店会有这么彪悍的女人,可是……

埃是第一次见到亚撒这样威严的气势,心里微微一颤,略有点失神了,转瞬之间,亚撒已经走到了埃面前。

小颖瑟瑟发抖,说话都在哆嗦,浑身就跟冰棍一样。梵狄也是的,只不过两人都没叫苦,牵着的手攥得很紧,两颗心在此刻无比贴近。

“你不愿意就算了吧……我……我现在这个样子,要跟你亲亲,确实是难为你了。”小颖又想起了自己的脸,下意识地伸手去摸。

水菡的关心,让兰芷芯心头一暖,她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好姐妹的性格,最是容易心软了,也最感xing。

&nbs

“不放……我不会游泳啊,你怎么可以见死不救?”洛琪珊抖得厉害,全身跟冰棍儿似的,神志都不太清醒了。

这是典型的鹊巢鸠占?他才是房间的主人啊!

自己的领地闯进了外人,心里怎么会舒坦得了,再加上先前刚出浴室时被她看光……晏锥只觉得一阵头疼,这个女人,动手术被他看了也就罢了,毕竟那是他急性阑尾炎,没办法的事,可今天又算什么?

最让晏锥气愤的是,他打电话去总台询问,结果工作人员也是含糊其辞的回答说房间的安排就是这样,没有错。

气氛陷入僵局时,晏锥的手机响了,是晏鸿章打来的。

现场顿时陷入一种奇怪的氛围中,许多人都在看着晏锥和洛琪珊……外界认为两家联姻,可现在是什么情况?晏锥居然允许自己的老婆当着众人的面,跟别的男人勾肩搭背?这还能忍?

呼……晏晟睿长长地吁口气,目光却不经意落在了大门……下边缝隙出透出来的一点光亮,显示外边有人经过,会是谁呢?

小妮子的脸,唰一下红到耳根,嘴里却还狡辩:“那个……我……我出来透透气,凑巧经过书房,不知道你也在里边啊,呵呵……呵呵……”

嫣嫣是很机灵,但她有对手,那就是晏晟睿。

今天在股东大会的人明显少了。晏季匀的二姑妈五姑妈都没在,三伯四伯也不在,这是因为……他们都已经将手里的股份尽数给了乔菊,否则乔家哪有那么多钱能

水菡梦里也只是见到过两次这样的戒指,看得还不十分仔细,但此刻她就是有种强烈的直觉,这就是自己梦到的那一枚!

哈吉没好气地瞪了亚撒一眼,嘴一撇,胡子微微翘起,佯装严肃:“又来这一招,祖母都快没耐心了,我总是说你太忙,结果祖母叫我少安排点事给你做,昨天还特意叮嘱的我……你就非得要娶中国女人吗?”

哈吉闻言,脸色微微一变,随即摆摆手:“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,他是莱的功臣,我授予他勋章的时候就曾向他许诺,他的住处,除非是他本人同意,否则其他皇室成员不得随意进入。他这个人很孤僻,不喜欢被打扰,你就别去碰壁了。”

她身上有股油烟味儿,梵狄蹙着眉头,俊脸一片淡漠,但心里却泛起丝丝诧异,凝视着这张戴着口罩的脸,还有她惊慌的眼眸,他不由得问:“我们……难道以前认识?怎么你好像很怕我?”

但她越是这种反应,梵狄反应越是不急着走,犀利的目光打量着她,就好像是要将她所有的秘密都看穿一般。

“是啊,爸,明天……”

沉默,不是因为真的无话可说,而是梵顶天在想,该怎么跟梵狄说。

父亲或许还不知道,他最想要的就是希望能自由自在地周游世界,看遍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,将那些美好的风景用画笔记录下来……只是这个愿望,他如今只怕是难以实现了。既然挑起了梵家的重担,又岂是那么容易放下的?

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

见了小颖,但是小颖却背对着他,当她转身时,他看到了一张模糊的脸,以薄纱遮面,只露出饱含幽怨的眼睛,然后,小颖的身影竟与那位炒回锅肉的女人身影所融合,混杂,时而变成一体,时而分成两人……

起火的原因还在调查中,晏季匀是总裁,他除了做出相应的应急举措,他更注重的是调查结果。

偌大的别墅,今晚显得格外冷清,只因为没有他在身边,晚饭似乎不如往常那么好吃,这熟悉的卧室也变得越发空荡了。

水菡思绪混乱,无处可排解,无人可倾诉,她只能写下来。

“娟,你得抓住这个机会,不管怎么说,水菡这几年都是你在照顾,现在她攀上豪门了,你也该收点辛苦费什么的。”

晏季匀这个澡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出了浴室。

他先前有听到水菡的声音,还听到她说“你回来了”。

不只是小柠檬听着能睡得安稳,就连晏季匀都听得痴了……被眼前这幅感人至深的画面所感染,他心底久违的悸动又涌起。

“ok。”

这答案,对卢洁莹来说又是一种打击,可这也是她自找的。

亚撒在经过一番挣扎之后,还是被融化了,不得不苦着脸答应下来,可心里还在腹诽呢……晏少你跳啥不好,偏要跳骑马舞?跳交际舞我就会,骑马舞……只能现学!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武魂

设置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