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点甜适:第81章:清风劲节

双点甜适 作者: 许彧

“噗通,噗通。”

郑惠华女士有意拉她一把,举着话筒当着在众诸人,又介绍道:“其实michelle还有一个身份,就是‘uneplacedeisabel连锁餐厅’brentqu的未婚妻。”

急匆匆地赶回来,东西还来不及放下就赶来了这边。

索性早早托朋友帮他买下了这里,及时拿到房东手里的钥匙。

他想着,哪天定然是要约这两人出来见个面吃个饭,不管叙旧还是怎样都好,只要有裴淼心这层关系,他就不愁接近不了曲家的人,尤其是曲耀阳。

“拿过来吧!”

她弯唇笑笑,回身开门出去的时候,正好在走廊上遇见抱着军军上楼来的司机阿成。

严雨西撇嘴用手肘撞了她一下道:“你跟vivian一组,我跟淼心一组,该玩玩你们的,没人拖你们后腿。”

她的脚步有些踉跄,仓皇从医院里出来,一刻都没有停下,快步冲到马路边上,经过一排老式碟片店的门口,听见里面的歌:

裴淼心背靠在店门口的墙边,听着听着,还是任那突然而至的雨水,淋了个狼狈。

“帮我跟她说句对不起……”裴淼心最后抬手一揩,不管手上还是脸上,到处都冰凉湿冷得她瑟瑟发抖,却仍是还了一张笑颜,“不是为今天的事,是为之前的种种,我的任性还有我的不明白,这些都拜托你,帮我跟她说一句对不起。对不起,我不该打扰你们……”

重新与工厂校对好设计图的诸多细节,再与客户达成进一步的沟通,等到这一切都做完了以后,她一个人站在街边看着这个城市的霓虹,只觉得心境平和,安稳而且安然。

于是裴淼心提着手中的东西,直步进了酒店以后,直接就搭乘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去换鞋。

“哒哒哒”的高跟鞋声伴随着盛气凌人的姿态,那从电梯间里走出来的女人,怔怔就是夏芷柔。曲耀阳一怔,再想伸出手去,裴淼心已经冷冷睇过他一眼,抚着脸颊转过头去。

她一提她肚子里的孩子,他的五脏六腑便开始疼痛。

临上车以前裴淼心站在客栈二楼的方向远远去望下头的情形,被曲耀阳抱在怀里的夏芷柔模样憔悴到了极点。

“知道你不是他女朋友,可你又知不知道他已经有女朋友了,而且还是‘宏科’的首席秘书,两人已经到谈婚论嫁的边缘了,你这样总跟他待在一块儿,不好。”

******

******

瞟了眼面前已经被雨水淋湿的裴淼心,他还是整了整神色,拧着眉看她上身已经被雨水弄得几近透明的衣衫。

她前前后后翻遍了所有报纸,那些报纸上的新闻关于她的一切全部都是负面的消息,可是提到她曾当过小三的事情却极为隐晦,只有几句话简单地一提,说其实当年曲市长家的大公子是结过一次婚的,不过素来稳重低调的市长公子一直隐着没提,所以外界才以为他根本就没有结过婚,是这位“中国卡米拉”痴情守候了多年才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曲市长冲她点了点头,“淼心你继续吃吧!你妈她那个人就是这样,子恒出车祸进了医院,她看着着急又帮不上忙,已经留了婉婉在那边照看着,我们上楼换件衣服还要过去,你就在家里等着,等耀阳回来了问问他看这事情怎么处理好吧!”

一掌扣在她转身要走的墙面上,他恶狠狠捏住她的下巴逼她正视自己的,“以前是谁口口声声说我长得好看,是谁说她有多喜欢我?我认识了你多久你就勾引了我多久,干什么现在有了新的男人就想把之前的事都一笔勾销?裴淼心,是你勾引了我!”

她的脸向上拱着,明明模样还是曾经的模样,眸色也还是曾经的眸色,可她害他刺痛害他难过,害他心情坠落到就快要打捞不起的黑时,他恨得再是牙痒,却当真下不去手。

预期中的巴掌没有落下,反倒是两片疯狂的唇瓣恨恨咬上了她的。

“我尝一下你,只尝一下你就好……”皱着眉低喃,对于他的纠结,她听着都要笑出声来。

他回头,是“摩士集团”的梁冠东董事长。

曲耀阳的脸色越来越黑,在他的心里边,其实也是清楚那段曾经的岁月当中,他一次都没有叫过她“老婆”两个字的。

“唉,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么,以我们银行同‘宏科’这么多年的合作关系,想要绕开监管,给大家行个方便,都不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曲耀阳没有把话再说下去,裴淼心也不说。

不用猜也知道是谁。

曲耀阳不想将此事波及到裴淼心,快步过去拽住聂皖瑜的手臂便往前提。

下了楼,曲母俨然还没有休息,正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,冷冷看着从楼上下来的女人。

“没事。”裴淼心冲他们扯唇笑了笑才道:“这本来就是你们俩的事情,是我多事了。”

“是这样的,我今天过来找你,其实是想麻烦你帮我重新镶嵌一份首饰,它原来的款式已经太老太旧了,所以耀阳特意叫我拿过来找你,让你帮我们想想办法,重新把这上面的钻石镶嵌为一枚戒指。”

她又来了,曲耀阳怒目以对,“裴淼心,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疯和玩都好,但是女儿也有我一份,我对她也有爱和责任!如果你不想要她,就打算丢她一个人在这不管,那么,没关系,我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再让你有机会见到芽芽!”

“裴淼心!因为爱你,我可以是暴徒,也可以是流氓!该死的你为什么偏要这么多年后才来折磨我的心!你害我得了心绞痛!你害我这么多年来都生不如死!如果这是你故意要来折磨我的一种方式,那么你做到了,你了不起!”

ailsa沉默,“那也就是说,你承认,你并不爱brent?”

曲母却是怔楞在当场的人,早前她便派人查过尤嘉轩的身世背景,又规劝过曲婉婉多回,可回回都是没用,所以她早不待见了尤嘉轩这个人,更何况见着他出现在自己的地盘,好像全身毛孔都不对。

裴淼心赶忙拍了拍门板,“婉婉,是不是你?是不是你在里头?”

裴淼心轻笑出声,“你这样想很正常,我理解。”

洛佳侧头又望了望她,“可是你来了以后,我才觉着这小姑娘真是好了不起啊!‘缘’会所的这单纪念胸针,原就是我们跟了小半年都没拿下的,你来了,不只成功将案子拿下,还顺道接了香港那位何爵士夫人的案子,而且经你手设计出来的每一款珠宝都那么漂亮,我本来还想不服你,可是一看到那些漂亮的珠宝,我就……我就真的不得不服——它们真是漂亮!”

曲母立时就激动了,“裴淼心你说那话什么意思?哦!你是告诉我孙女叫她以后都不要听我的话了是吗?孙女是我的,我爱怎么教就怎么教,我想给她吃什么就吃什么,你管不着!”

可是今天不行。

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,这会正是凌晨,如果他陪臣羽再喝一会儿,只要再一会儿,天就亮了,那女人也该起床了吧!曲耀阳的一番话说得言辞恳切,可曲婉婉听在耳朵里,当时还是忍不住哭了。

他说话的声音让她呼吸一窒,竟似他周围空空荡荡的,到处都只余他说话的回声。

然后她听见曲耀阳低低的笑声,那笑却让人感觉怪怪的,像是夹带着什么崩溃的情绪。

那强行抱她进来的男人一声冷哼:“原来你也知道疼!刚才打人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,嗯?”

她说:“苏晓你……”

苏晓连声冷笑,连连后退,她说:“我也很想要信你,可是你们这样到底算是什么?你既然已经决定嫁给臣羽,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地只做他的妻子?如果你现在真的觉得后悔觉得难过,那何为当初就不给曲耀阳一个机会重庆开始,以至于现在祸害了他们两个!”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武魂

设置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