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点甜适:第84章:铿锵有力

双点甜适 作者: 许彧

第一章送到,睡了六个小时,起来写了第一更,陆续还会有,不过时间不敢确定,但是肯定三更。萧敬:“……”

让蒙古和诸部以及女真诸部,来开矿可以,来养牛羊也罢,可是,将来呢?

方继藩道:“此次盟誓,圆满成功,几乎没有任何的纰漏,大漠诸部,见了我‘大明皇帝’,无不感受到了我大明的恩泽和宽厚,我大明军民们,得知陛下成为大漠和关内之主,也是欢呼雀跃,纷纷称颂陛下圣明,统御宇内,若这时,他们知道陛下乃是假冒,会怎么样想?”

咔擦……

那些没有参与突兀谋叛之人,心里松了口气,可是随之而来的,却是恐惧,他们拜下,竟不知如何是好。

他吩咐道:“萧敬,快,给父皇端茶来。”

“就怕不能成功。”有人不禁担忧。

“一定能成功。”突兀信誓旦旦:“我突兀,五岁便已能弓马,十个、八个汉子不能近身,那大明皇帝,孱弱无比,只要我能离近他,只需一只手指头,便可将他拿下,到时你们……”

‘皇帝’坐在马车里,没有做声。

王守仁:“……”

方继藩和朱厚照对视了一下,陷入了沉默,方继藩意味深长的道:“伯安啊,我们现在不讲要做什么,为师先给你上一堂课,净化一下你的心灵,让你知道,何为忠孝节烈。”

方继藩不禁道:“嘿,说的有道理,陛下若当真怀柔远人,靠着礼有个什么用,有本事,他从内帑里,拿出百八十万两银子,赏给诸部啊。”

许多人,也想买一副来看看。

弘治皇帝似乎也为此得意,他叹了口气道:“朕自知,中原强盛之时,他们自要内附,乖乖臣服,可一旦中原衰弱,这所谓的天可汗三字,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,朕得此奏,引唐人前车之鉴,反而更是如履薄冰,忧心如焚了。这大漠的治理,朕一直托付给卿家,现在得诸部推举,对朕如此俯首帖耳,你方继藩,也是大功一件!”

他对这个四洋商行,是极看好的。

当真?

众商贾:“……”

这又是两百万两纹银,没了。

妇人冷笑连连,不屑的看着他道:“你这狗东西,自你来了我们府上,就没好日子过,这鸡飞狗跳的,怎么着,你还想鸠占鹊巢?”

“那不提。”邓健眨了眨眼,笑嘻嘻地道:“可为啥我家少爷,没有打死你家的两个姑爷呢?是啊,为什么呀?”

一两……

这……敢情自己是后娘养的。

好沉……王不仕脸憋得通红道:“这东西,对老夫……咳咳……”

他开始怀疑人生。

只不过……

大明皇帝里,还真没几个,能教人乖乖掏银子,还能成功的先例。

方继藩见邓健不在哭啼,背着手走到了窗边上,眺望着窗外的风景,随即道:“你在河西的时候,也见识过不少的商贾吧。”

说到底,谨慎的巨富们,个个都借鉴了历史经验,选择了低调行事。

“呀。”邓健扭捏的道:“少爷,我一向很穷哪,我在河西,两袖清风,不近女色,从不取矿里的一针一线,只一心一意,为少爷办差,这个事……小人怕不懂。”

海外的事,弘治皇帝不懂。

朱厚照大喜,忙是道:“父皇圣明。”

众人一路登上了高塔。

老李明白了:“祥瑞?”

王文玉内心,依旧激动无比。

人家就直接三百万两,直接梭哈,毫不犹豫,想都不想。

快马,至兰州。

七八个侍妾,哭哭啼啼,拉着邓健:“为何进京,不带妾身人等去……”

倘若陛下连这正正当当的银子,都容不下,甚至,还觊觎自己的财富,那么,往后,谁还敢拿出真金白银来,投入进这些地方。

肯定要挣银子的,相信王学士啊,不相信的人,就如他们一样,还背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房贷,越活越穷。

他心里,却在想,这只是纸面上的财富而已,只所以暴涨,是因为世面上流通的股票稀少,都被大庄家给买了去了,陛下有本事,五百万张股票一股脑的统统卖了试试看,保准能跌的陛下立即下旨,杀我方继藩全家。

刘瑾死死的盯着朱厚照,眼里放光。

方继藩慢悠悠的道:“殿下,我看刘瑾是个人才,既能跳伞又吃,历朝历代,也没有宦官可以如此多才多艺,不妨,太子殿下为他请命,让他去西厂如何?”

这倒并非是因为,王莽的新政,有多残酷,而是因为,这新政,十之八九,是一拍脑门决定的,他根本没有一群,真正去解决问题的团队,也没有一个调节社会矛盾,以及解决矛盾的方法。

战战兢兢的,跟着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到了西山飞球营。

听说太子和齐国公来了,沈傲和杨彪美滋滋的迎了出来。

似乎……也只有刘瑾,既可让他跳,他的身材,又极合适。

方继藩:“……”

于是,等廷议结束。

弘治皇帝深以为然的颔首点头:“那么,朕就照准了。”他敲了敲案牍:“朕迟早,要将佛朗机舰队,一网打尽,这造舰之事,万万不可贻误。”

萧敬打了个冷颤,拜下,艰难的道:“奴婢,该死!”

这位贵客,甚至连当地的葡萄牙总督,都对他恭敬有加。

现在,西班牙已经陷入了恐慌之中,他们无法理解,如此先进的舰队,居然会被明帝国击溃。

这里头,是三十个西班牙金元,嗯……不少了,至少值几百两银子。

公爵的头上,蒙上了绣着十字的裹尸布。

方继藩觐见,弘治皇帝看了他一眼,道:“王文玉此人,倒是赤胆忠心。”

朱秀荣便眨眨眼:“那是什么?”

听到罢黜……

“有什么惭愧呢,这是大功劳,朕皆赖卿女,否则,实不知如何是好,太皇太后,年事已高,朕往后,还要仰仗令爱,侍奉太皇太后,卿家放心,到时,朕自会寻一个好人家,给她一个好归宿。”

对了,还有这个青年人,也是举人,将来若是他能高中,凭着陛下对他和刘家的好印象,将来,平步青云,还不是信手捏来的事。

“嗯?”

弘治皇帝脸色一愣,怎么,弄错人了?

刘文华欲哭无泪,却很无奈,只能如实道出真相:“草民……草民其实……其实……已经退婚了。”

梁如莹已是吓得脸色苍白,她死死的拉着方继藩的衣襟,方继藩能感受到她和许多人一样,微微的在颤抖。

“老方,我怎么瞧你看那梁如莹,眼里别有意味。”

…………

梁储老眼里,突的红了,他站起来:“什么叫看着有身孕似得?”

单单解剖,这在后世,解剖对于医学生而言,都是较为难得的事,可在这里,大量不相信视死如生的异族人,便愿意将尸首卖给医学院。

朱厚照咕哝,敢情自己白安慰了方继藩老半天哪,这样一想,便觉得好似吃了大亏似得。

“钦天监若是说,新津郡王死而复生,不利国家,是不是还要让新津郡王再死一次?”朱厚照想不明白,他可是西山书院力学祖师爷,信奉的是科学,怎么看得上这子虚乌有的事儿。

张皇后不禁感叹道:“是当如此,人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,这岭南刘氏,能娶了你,这也是他们的福气。这岭南刘氏的子弟,真是福气啊。”

“侄儿明白。”刘文华梳洗的干干净净,且他面上还算俊秀,浑身上下,透着一股子书卷气,毕竟是大家族出身,见过世面,此时,自是踌躇满志,倒是颇有几分美周郎的风采。

他最遗憾的,就是自己侄子和梁家的婚事,这梁储,乃是吏部侍郎,位高权重,本来能与他们家结亲,对刘家而言,可谓是如虎添翼。

这本是自己未来的泰山。

…………

自己的侄儿,何德何能,居然能蒙陛下如此的厚爱啊。

这哪里是病,这简直就是阎王爷的催命符哪。

等弘治皇帝一到,弘治皇帝只抿着唇看着,没有吭声,他显然是希望不打扰御医的救治。

殿中,宦官们纷纷的拜倒在地。

自己的皇祖母,归天了。

若是无医德,那么,还学医做什么?

萧敬还是很有羞耻心的,虽然是太监,那也还算是正直的太监,他浑身打了个哆嗦,看到这一幕场景,居然下意识的伸出手掌,捂住了自己的眼睛。

“仕女图,哪一幅?”听说好了一些,弘治皇帝心情舒服了许多。

“找了。”萧敬道:“奴婢悄悄让人将那些纸屑给寻了来,只是可惜……太碎了。”

梁如莹不断的调匀自己的呼吸,随着那宦官,迅速的走入夜色。自从征辟了一批名医,说实话,宫中的医疗水平,明显高了许多。

女医院医正,怎么听着,像女厕所所长差不多?

方继藩告辞,要转身走的时候,见萧敬抬头看着房梁出神,痴痴呆呆的样子,不知在想什么。

这刘氏,在朝中,也多有子弟为官,平时和梁家走动,都是极亲切的,可今日,这刘家的管家,却是一脸异色:“见过梁老爷……”

医学院送来的女病人不少,从前都是男医看,现在有了女医,也少了许多的是是非非。

朱厚照很快发现,自己被嫌弃了。

他开始晃着脑袋,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是不是因为平时穿的衣服太厚实,她们瞧不见我的臂膀还有我的六块腹肌。”

方继藩咬牙切齿:“传我的令下去,凡是我的徒子徒孙,谁敢议论这是非长短,不管其他的,先打了再说,不打他个半死,就别说是西山出去的,若是对方敢还手,立即来报我,我看看谁不长眼睛!”

这是黑钱哪。

弘治皇帝继续平静的看着奏报,眯着眼,不禁道:“保育院队,个个身强体壮,耐力是强,却无法协调,朱载墨沉得住气,可其脚法,却不适合做前锋,可惜……他是皇孙,球队里,人人都让着他,结果,队伍错配,这样还想进球?”

此时,弘治皇帝像是了了一桩心事,见方继藩来,等方继藩郑重其事的行了大礼,谢了恩典,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:“瞧你这高兴的样子。”

弘治皇帝便微笑:“是是是,卿家说的,也不是没有道理,当然,你也不必来谢恩,要谢,就谢列祖列宗吧,敕封你的父亲为郡王,这是列祖列宗的意思,非朕本意。”

“我的儿子英俊!”

太祖高皇帝,襄举大义,于是,驱逐鞑虏,天下归心,日月重明,河山再造。

传报的乃是通政司堂官。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武魂

设置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