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点甜适:第92章:落落大方

双点甜适 作者: 许彧

太子和方继藩匆匆赶来,方继藩已得知了消息,心里暗暗庆幸,还好……自己早觉得幸福集团有风险,还是铁路局和四洋商行稳妥的多。

他自知,自己完蛋了。

女真人和鞑靼人历来悍不畏死,靠近敌人,不是什么难事。

弘治皇帝却是铁青着脸。

这样的生活,并不是自己想要的。

大家冒着风险,立了这么大的功劳,你说没有理由进行赏赐。

弘治皇帝恍然大悟:“盐铁之政?”

弘治皇帝腾地一下,坐起来了。

四目相对。

方继藩在旁,看得目瞪口呆,他喜欢伯安讲道理的样子,很认真,很专注,道理明明白白。

、此时,再没有人想起,自己的骨血里,和成吉思汗有什么关系了。

首领们沉默下来。

他们行了十数步,随行的禁卫自是浩浩荡荡的尾随,一时之间,旌旗招展,乌压压的人群,随‘皇帝’走上了祭坛。

‘皇帝’道:“祭天吧。”

萧公公一脸不信的样子。

萧敬一愣,细细打量:“呀,有那么点儿像了。”

萧敬道:“咱有一件事,忘了做。”

…………

方继藩道:“根据情报,大漠诸部之中,有人妄图对陛下不利,可陛下执意要会盟,太子殿下,为了陛下的安危,这才除此下策,让人取代陛下前去会盟,太子殿下这样做,也是一片孝心,这是为了以防万一,防范于未然。而现在,无论如何,陛下已经被药翻了,可现在,在这行在之外,群臣都在候着陛下,而在这大同关外,各部的首领,也都恭候陛下大驾,天下的军民百姓,无不在等会盟的消息。萧公公,你说,这个时候,你出去告诉他们,这盟誓,不得不停止,若是陛下醒来,你以为陛下会高兴吗?陛下若知道……也未必会感激萧公公吧。”

朱厚照耸耸肩:“查无实据,当然是让厂卫继续去打探,父皇是要面子不要命呀,觉得这只是空穴来风,倘若不去大同,不与诸部盟誓,反而显得,他胆子小,不敢去,他要做第二个唐太宗,他怎么就这么好大喜功呢,果然是昏君啊,本宫没有说错。”

当然,方继藩对弘治皇帝,是可以理解的。

相比来说,这天可汗,比去泰山封禅的逼格还要高,就这泰山封禅,还不知多少皇帝赶着去凑热闹呢。

而凭借这天可汗三字,唐太宗之名,自是名留青史,后世子孙,无不对他敬仰有加。

此时,刘瑾跪在方继藩的脚下,聆听教诲。

但凡要做大事,首先得有人才……现在银子有了,就差人才了。

四洋商行,打包上市了。

就等着,新股挂牌,而后竞价抢购。

这是羞辱朕!

王不仕见状,很是惭愧,忙不迭的拜倒,结果眼镜掉下来,吓得他连忙捡眼镜,这可是一百五十两银子呢,见眼镜完好无损,忙又松口气,道:“陛下,臣……万死。”

就这样,邓健成了王家的管事,也罢,由他吧。

王不仕摘下墨镜,仔细看,卧槽,还真有。

这个人,不是什么鸿儒,也不是什么名士,只是一个奴仆。

好不容易出了午门,朱厚照指了指自己的脸:“方才有鞭子好似抽到我脸上了,你瞧瞧看,是不是青了。”

邓健打了个寒颤,这么有意义的事,自己好像被剁了喂狗的可能性比较高啊。

送走了方继藩和朱厚照。

“少爷……”一见到方继藩,邓健的眼泪,便一下子泛滥起来,几乎抱着了方继藩的大腿,开始拿方继藩的裤脚擦拭自己的涕泪。

朱厚照:“……”自己掏了银子的,就是不一样。

一下子,办成了两件大事,二人的心情,倒是愉快的很。

为了向皇帝表示,自己对于铁路修建的重视,对得起陛下那巨额的投资,方继藩亲率西山工程学院的生员们,前往沿线进行勘察,这足足花了七八天的功夫。

通州和保定,修建铁路,贯通京师,这三个点再连接上了运河,而运河可以通过水运,直达山东、南直隶,江南……

五辆马车,稳稳的停在方宅的门口。

王不仕忙道:“齐国公,我想,是不是我们之间,有什么误会。”

如今也没别的办法了。

弘治皇帝发现,自己好像没什么可问了的。

萧敬吓的哆嗦:“五百万?”

弘治皇帝却还沉浸在这喜悦之中,玩股票的人,十之八九就是如此,一旦股票暴涨,就开始不将银子当银子看了。

这不是找死吗?

刘瑾噗通一下跪地:“在,在呢。”

“何止看得起,臣略有一些薄财,所以打算购买三百万股,所需的花费,乃是三百万两,用着三百万两,来支持铁路局,那么陛下认为,臣是否对铁路有信心呢?”王不仕轻描淡写的道。

可欧阳志这些人不同,他们针对层出不穷的问题,摸索出一个个方法,而后,这些新的方法,约定成俗,最后,变成了新政中的规则,随着商业活动的增加,商贾之间的纠纷日渐增多,那么,就需有一个专门调节纠纷的地方,就需要有新的法典。因为大量的人群,开始聚集,甚至有的作坊,竟是让数百人,住在一个年久失修的大宅邸里。

可这时候,一切都已来不及了。

方继藩抠了抠鼻子:“殿下,做实验,是不是太操之过急了。”

朱厚照和方继藩都去拜见了太皇太后,问过了安,弘治皇帝将方继藩和朱厚照招来。

理发师拿起了剃刀,抓住了贵人的手腕。

这是一个很新鲜的见解。

公爵对书记官道:“请以我的名义,给国王修一封长信,他需要立即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,还有……这一份地图……”

刘管事便行了礼,还想说什么,欲言又止。

何况……这女医,好似是吏部侍郎梁储之女。

须知所谓诗书传家的世族,凭借的,可都是功名二字啊,没有了功名,这诺大的家业,转眼之间,便要丧尽。

可是……无论如何,自己的女儿,至少……有了一个出路。

小梁……

似这等夫凭妻贵,却是少之又少。

在这个时代,一旦缔结了婚约,这梁如莹,便算是半个刘家的人了。将来过了门,也不再是叫梁氏,而是叫刘梁氏,这刘姓在前,梁氏在后,因此,奖励女子,想来,还是要奖励其夫。

刘文华红着眼睛:“就是前几日……她在宫中,只怕……还不知情。”

“噗……”刚刚喝了一口茶压压惊的吏部侍郎梁储一口茶水喷了出来。

他捶胸跌足,想到,不知多少人要戳自己家的脊梁骨,心便凉透了。

半个月之后。

他逐字逐句的和梁如莹讲解,有的论文,显然是有纰漏的,在这个时代,或许已是进步,可在后世,这些理论,早就被颠覆了,一般情况之下,方继藩不会指摘出这些理论上的错误。这就好像地心说和日心说一样,在地心说盛行的时候,有人提出了日心说,认为太阳才是宇宙的中心,这虽然在后世人眼里,依旧是可笑,因为太阳在宇宙之中,也不过是一粒尘埃,可在这个时代,相比于地心说,日心说便已是划时代的进步,为天象学的进步,提供了基础。

方继藩倒也识趣,她来求教,往往都会让第三人在场,虽然这个时代,避嫌的用处不大,可至少,这样会让自己良心好受一些。

这才是最大的问题。

翰林大学士憋了老半天,才道:“这个…………这个……陛下圣明,自有圣裁。”

他与刘健等人对视一眼。

刘健等人,纷纷微笑:“陛下圣明。”

朱厚照歪着脑袋想了老半天,才呼出了一口气:“难怪……难怪……难怪每一次天象,都是吉兆。可是为何,父皇都知道他们是骗人的,还有刘师傅他们都是心如明镜,为何还要豢养着他们,这群骗子。”

弘治皇帝身躯一颤,整个人都惊住了。

张皇后却笑吟吟的道:“你不必局促,本宫,这是给你致谢,所谓有恩必报,本宫虽为皇后,母仪天下,更当做天下人的表率。你救活了太皇太后,这太皇太后乃是本宫和皇上的祖母,她年事已高,身子羸弱,方才,若非你全力施救,只怕现在……已是……哎,来,给梁姑娘赐坐。”

“太子殿下,齐国公,太皇太后已是转危为安,陛下有旨,这天,眼看着要亮了,还是待开了宫门,再入宫探望吧。”

他有些心热,却自知地位卑贱,不敢上前给太子殿下行礼。

一宿未睡的弘治皇帝,现在……心里还激动万分。

她蹙眉,便立即将手放开了。

许多女医………还是有些拿不准。

而方才,太皇太后身躯确实有过抽搐,只是不够强烈罢了。

弘治皇帝上前,几乎要扑倒在太皇太后身上滔滔大哭。

这些女徒弟,是他方继藩教出来的吧。

…………

弘治皇帝在探望了张皇后之后,心里在计较,看那求索期刊里,曾有一篇论文,说是妇人到了一定年纪,便难免郁郁不乐,心烦意乱,莫非……张皇后……

他看了一会儿奏疏,忙里偷闲,却是提笔,取出了一本章程,这章程写了一半,里头竟是分析了保育院队每一个球员和候补球员的优缺点。

此时,外头道:“人呢,人呢……”

不过,尺有所长、寸有所短,西山医学院,自有自己的独门秘籍,宫中贵人,哪一个不是千金之躯,这医学院入宫为皇家服务,也是理所当然。

弘治皇帝和颜悦色道:“你呀,嘴巴像抹了蜜似得。”

外头,早有车驾准备好了,数十辆马车,稳稳的停在医学院门口。

行至半路,突然……外头传来嘈杂的声音。

两个儿子吓死了,爹啊,可不要去送死啊。

可就在这一刻……梁储突然两腿一软,啪嗒一下,跪在了道路中央,跪在了方继藩的马前。

有时托着下巴,不禁询问方继藩:“老方,为何现在的女子,都不爱伟男子了?”

“少爷,您有何吩咐?”

好吧,既入我方继藩的门下,我方继藩……负责到底。

弘治皇帝将足彩票子搁在御案上:“去,将这些票子,兑换了,银子直接缴入内库。”

他一脸遗憾的样子。

“还是卿家想的周到。”弘治皇帝点头:“御医院的人,统统裁撤了,不过宫中征辟了一群颇有声誉的名医入宫,只是西山的医学体系,和传统的医学有些不同,还是需得有人在宫里才令人放心。”

黄金洲就在眼前,相隔万里之外,非大忠、大智、大勇之人,不得镇守,新津郡王方景隆,承列祖列宗之命,镇守黄金洲,此为大明万年太平之根本……

弘治皇帝随即皱眉:“听说,朱载墨他们,竟和人去踢球去了。”

弘治皇帝看的聚精会神。

她们都是聪慧乖巧的人,反而比不少男子学的还快一些。

圣驾很快穿过了御道。

此后历代子孙,或明或暗,或是或非,及至朕承大统,而今,百四十年矣,弘治皇帝念及此处,不禁想,百四十年了,日月蒙尘,这些尘埃,朕定当清洗干净,不至祖宗为之蒙羞。

礼官开始念诵祭文。

这等抠字眼的行为,是一丝一毫都容不得差错,什么样的恩荣,立过什么样的功劳,与皇家的亲疏,都与祭文息息相关。

人死为大。

“这是自然……听说……其子刘杰,生死未卜,可怜呐,怕就怕白发人,送黑发人。”

却在此时,通政司一封快报传来。

弘治皇帝拿着羊皮卷儿,回头看了方景隆的神位。

所有人心头一震。

方继藩乐了,美滋滋的看着手里的羊皮卷。

外头的百官们,议论纷纷,又是一阵交头接耳。

张懋好不容易稳住了情绪,擦擦眼睛,将自己的眼睛擦红了,努力的使自己的嗓音哽咽一些,沉声道:“先祖们勿怪,勿怪……”他口里说着,心里却忍不住想,接下来……怎么收场才好。

站在这巨舰上,还真有几分,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的感觉。

朱厚照打了个寒颤:“儿臣知道了。”

人们不断的交头接耳,起初,因为只是流言蜚语,可许多人都这样说,想不信都难了。

方继藩道:“我爹没‘薨’啊。”

他终是收了眼泪,道:“我奉旨主持祭祀,这祭祀,马虎不得,所谓人可欺,鬼神难欺。因而,咱们活人祭祀英灵,步步都不能错的,处处都得有规矩,什么样的人,从哪个门进去,该行什么礼,该说什么话,都需小心谨慎,事先若无安排,冲撞了神灵,这……是会祸及子孙的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继续发射!”

硝烟徐徐的消散了。

可惜……方继藩懒得理会他们。

朱厚照和方继藩,已是匆匆而来。

四艘……

“陛下,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啊。”

弘治皇帝已是震惊了。

没有理会百官们的哀嚎。

“很好。”武官道:“静候命令!”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武魂

设置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