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阳光在线官网app下载 > 第2章:三头六面

方继藩极认真的道:“陛下,并非是儿臣溜须拍马,这都是出自肺腑之词啊,陛下对于工商的了解,深不可测,陛下提出这个构想,于工商而言,实是大有裨益啊,陛下,若是不信,您等着看吧,这消息一旦传出,所有的股价,都要涨不可。那些购买了股票的商贾,定是欢欣鼓舞,信心大增,想要让人拿出真金白银,靠的,不就是给人信心吗?”

方继藩一向信奉教育的力量,将某一些较为聪明的人,选来西山,对他们进行一些教育,并不是坏事。

谢迁等人,则是心里感慨。

弘治皇帝微笑:“是啊,继藩,这有些想当然了。”

还有王守仁,王守仁乃世家子弟,前途远大,他完全可以安安分分做他的臣子,却是冒着这天大的风险,跟着方继藩断绝了自己的后路,一往无前。

谢迁、张升,还有英国公张懋人等,个个脸色惨然。

沉默之后。

‘皇帝’道:“祭天吧。”

随驾的大臣们,下意识的,也纷纷从袖里掏出墨镜。

他看着其他各部的首领一眼,道:“汉人有一句话,叫做宁为鸡头,不为牛后;我们是成吉思汗的子孙,怎么可以,受汉人胯下之辱?”

参汤落在弘治皇帝手里,莫说朱厚照已喝过了,即便是没有喝过,弘治皇帝也不会有疑心的,弘治皇帝接过了参汤,一饮而尽,喝罢,不禁笑了:“哈哈,你这手艺,可不成,味道怪怪的……”

他:“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方继藩看着朱厚照,心里说,你们父子,不是一个德行吗?

方继藩却是皱眉:“得想想办法才是,可惜,太子殿下,不能代替陛下去……”方继藩一脸古怪的看着朱厚照:“说起来,太子殿下,你咋和陛下不像呢?”

可是……若大明天子不与各部的首领亲近,那么……难免被人耻笑。

方继藩顿了顿,道:“得跟礼部去说一说,这几处地方,要改一改,让这些狗东西离陛下远一点。”

方继藩道:“殿下,你太冤枉臣了,臣现在担心的,乃是陛下会盟的事。”

他是个永远不知疲倦的机器,但凡是有什么能让他出风头的事,他总是求之不得。

方继藩诧异道:“陛下要去大同?”

却见坐在御椅之后的,是两个硕大的黑色镜子,遮住了此人的半边脸,萧敬两腿一麻,啪嗒一下,顺势就跪了下去。

在这里,人们眼睛放光,看着王不仕,喉结滚动,身躯似乎都麻痹了。

这王不仕老爷,他如此高调,生怕别人不知他有钱似得,这样真的好吗?是不是太高调了。

掩藏在墨镜之后,王不仕面无表情。

案牍上,是上上月的新政区域经济成长值。

“可还是差得远了。”方继藩道:“须知,眼下的钢铁,可是产多少,就能卖多少,不愁销路,按理来说,成长应当惊人,不少的作坊主,都该立即进行扩产,不惜一切代价,哪怕是拿出所有的身家,向钱庄借贷,也要满足修铁路的需求,趁此机会,疯狂的扩张不可。”

“这就是你所举荐的那个邓健的手笔?”

那放肆的翰林,顿时打了个哆嗦。

其他几个,被弘治皇帝召开的大臣,个个瞠目结舌,惊呆了。

弘治皇帝发现方继藩变了。

这是啥意思?

第二章送到,求月票。方继藩听说宫里闹的鸡飞狗跳,吓的忙是入宫。

此刻见了方继藩,弘治皇帝也没给好脸色,他怒气冲冲道:“继藩,你可知道,诽谤太祖高皇帝,是什么罪?”

弘治皇帝一脸诧异。

弘治皇帝的脸,骤然拉了下来。

若是出了任何的岔子,弘治皇帝可就血本无归了。

干爷爷好啊,没有干爷爷,就没有今日的刘瑾。

干爷爷的恩情,赛过咱的亲爷爷。

探险队里,还幸存着十几匹马。

其实这些跟随而来的战马,早已不再神骏,绝大多数,伤痕累累,可在这里,它们依旧是无敌的。

对于这种能发出响雷的武器,他们顿时不知所措,甚至还以为,是上天发怒了怒吼。

“去那高塔上看看。”

王文玉双目之中,折射出耀眼的光芒:“这样的宝石,不是我们可以拥有的。”他顿了顿:“你看,这宝石一黑一白,世间,绝无仅有,金刚石质地坚不可摧,这白的,是日,黑的,自是月,日月相加一起,是什么?”

大家原以为,铁路的建设,势必是一个极长的周期。就如当初新城和旧城那一小段的铁路一般。只一小段,就花费了近一年的时间。

有人捏着胡子,看着这漫天的雪絮,不禁吟唱:“北风吹雪四更初,嘉瑞天教及……”

见到了方继藩,他含笑着从容行礼:“拜见齐国公。”

“因此,学生想要将一百万股铁路的股票,无偿赠与齐国公,这铁路,关乎的乃是国计民生,下官,毕竟只是私人,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非是下官谨慎甚微,只是……手持了这么多的股票,占了如此巨大的份额,实是……有些说不过去。”

自己,就好似被遗忘了一般。

他沉吟着,咀嚼着王不仕的话,突然道:“这个王不仕,挺有意思。”

弘治皇帝道:“去西山钱庄,取一笔内帑银来,取五百万……”

许多人陷入了沉默。

人们开始越传越玄乎。

方继藩却上前,拍拍他的肩:“这一次,你立了大功,太子殿下要赏你。”

这是自己的孙子,当然不能让他吃亏。

新城的交易市场里,依旧是热闹非凡,人流如织。

可毕竟是需要出真金白银的,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。

弘治皇帝皱眉:“那么卿家以为,会不会有这样的局面呢?”

刘瑾突然觉得自己的裤裆有点潮。

而在此时,朱厚照道:“大舅哥,给他将东西背上。”

他战战兢兢,涕泪直流。

这家伙,也是大功一件。

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葡萄牙的总督,显然已经得到了国内的授意,配合这位西班牙的贵人,他朝王不仕点点头。

方继藩和朱厚照进了大堂。

朱厚照翘着二郎腿,冷冷盯着一旁的刘瑾,刘瑾忙挤出笑容,就差喊出一句‘茄子’来。

还能说什么呢?

宫里的防卫森严,可在女医院这几处小殿宇里,女医们却是可以自由活动的。

须知所谓诗书传家的世族,凭借的,可都是功名二字啊,没有了功名,这诺大的家业,转眼之间,便要丧尽。

这……接下来,会有什么影响呢?

他知道,女人们,想要真正顶上半边天,还有无数的困难险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