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阳光在线官网app下载 > 第90章:万紫千红

“这样的武器,只要能扬长避短,采取合理的战术,到了战场之上,便是杀戮的神器,所以,现在每人发一支回去,你们呢这几日什么都别做,就琢磨琢磨,若是这样的武器大规模的装备,采用什么样的战术,在战场上,如何最大化的发挥它们的优点。”

方继藩能感觉到,许多人的喉头在滚动。

他觉得不靠谱。

其他人,愿意大量的购买这些开拓来的土地。

想到这里,弘治皇帝的眼睛,不禁瞥向朱厚照。

一念至此,他便怒极攻心。

而此时,突兀的胳膊已经被皇帝反扭,身体都不自觉的开始扭曲起来。

“呃……杀了我吧。”突兀泪如雨下,整个人已成了废人,他疼的眼泪滂沱而下,这一刻,他竟开始哭诉。

第三章送到,先吃饭,吃完还有一章,求月票。突兀摔落在地,整个人手脚尽断,肩上的骨头,亦是尽碎。

“时候不早,朕乏了,摆驾!”

这可是历史性的时刻啊,得记录下来,以后可能要讲。

照此下去,只怕永不了多久,整个大漠,便再无鞑靼人了。

第三更马上送到,求月票。刘瑾看看方继藩,再看看一旁忙碌的萧敬。

方继藩乐呵呵的,取了一副墨镜,戴在了王守仁的鼻上。

对付萧敬,就是要凶。

七十多名首领,以及他们的侍卫,足足上千人,在此恭候。

弘治皇帝说罢,入城。

方继藩道:“我思来想去,生源是想好了,学费呢,也为他们料理了,甚至他们肄业之后,还要授予他们战略保障局的军衔,唯独……还缺一陛奖学金,要不,殿下付了吧。”

弘治皇帝无言,自己这儿子,还真是……

方继藩一听喀山、阿斯特拉罕、克里木和西伯利亚等汗国的名字,这些零散的所谓汗国,最初乃是蒙古人的所谓四大汗国之一的钦察汗国,他们一路西征,占据了极北之地和东欧,也曾强大一时。

“看过。”邓健笑吟吟的道:“王老爷放心,这账目,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王老爷手上现银三十七万两,不过这不打紧。”他朝王不仕眨眨眼:“王老爷乃是西山钱庄的大客户,只要拿着股票和土地、宅邸去抵押,多少银子贷不下来?我家亲的少爷……”

竟是一个时辰之后,一千多万股,便统统认筹了出去。

不见就不见,我王不仕,也是有脾气的。

却见坐在御椅之后的,是两个硕大的黑色镜子,遮住了此人的半边脸,萧敬两腿一麻,啪嗒一下,顺势就跪了下去。

“好,好看。”宦官忙是道。

案牍上,是上上月的新政区域经济成长值。

“可还是差得远了。”方继藩道:“须知,眼下的钢铁,可是产多少,就能卖多少,不愁销路,按理来说,成长应当惊人,不少的作坊主,都该立即进行扩产,不惜一切代价,哪怕是拿出所有的身家,向钱庄借贷,也要满足修铁路的需求,趁此机会,疯狂的扩张不可。”

西山书院,总能给自己带来新的东西,而这些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,对于弘治皇帝而言,实在太重要了。

就这样,邓健成了王家的管事,也罢,由他吧。

这一吃,吃的王不仕要吐了,舍不得啊,可依旧还坚持着,唯恐自己吃的少了,糟践了这么多美味佳肴。

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会,便道:“继藩未雨绸缪,果真是一番谋国之言。”

方继藩道:“他祖宗三代,都在儿臣的府上为奴,且又有特殊的才能,儿臣在想,此事关系重大,如此大任,交给他去做,或许行得通!”邓健回来的很快。

方继藩见邓健不在哭啼,背着手走到了窗边上,眺望着窗外的风景,随即道:“你在河西的时候,也见识过不少的商贾吧。”

朱厚照想了想:“有的是方继藩说的,有的,是儿臣自己想的。”

弘治皇帝敲了敲案牍:“召方继藩。”

弘治皇帝接过了章程,细细看了一遍,抬头:“战略保障局,这名字,听着稀罕,专职海外刺探之事,这是你的主意,还是继藩的主意。”

方继藩在旁附和道:“陛下,聪明的头脑,总是不谋而合。”

事情比想象中,要轻易的许多。

他的股票,已价值七百九十万两银子了。

日子没法过了。

他像一个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人。

唯一不同的是,他现在下值,在这翰林院外头,是一队的马车等候着他,五辆马车,二十五个护卫,加上五个车夫,四辆车是空车,王不仕会随机的选择其中一辆,如此一来,就算是遭遇到了歹人,歹人也无法确定,他在哪一辆车上。

五辆马车,稳稳的停在方宅的门口。

对他而言,银子……不过是身外之物,挣的越多,越是烫手。

他捏着信,揩干了眼里的泪,他就知道,少爷离不开自己的,少爷会想起自己的,少爷这几年比较忙,这是可以谅解的,而现在……他心里欢快起来,每一个骨头,仿佛都舒爽无比。

卧槽……

交易中心。

飞球营里很是热闹。

这一生来嘛,叫的人都酥了。

杨彪大手一拍,安慰他:“不要害怕,一般情况,死不了的。”

大家都看着他。

远处,飞球营的人马,一见到浓烟,便立即一窝蜂的骑马飞驰而来。

一个衣冠楚楚的侍从进来,躬身,行礼:“公爵阁下,您要的人,他来了。”

王细作将袋子收入了怀里,恭顺的告辞出了这奢侈的房间。

方继藩皱眉:“现在保定和通州,欠西山钱庄的银子,已有上千万两了吧,这一年下来,连本带息,就要还数十万两。”

还能说什么呢?

梁家两个儿子,一时怒了,看向自己的父亲:“爹……这刘家落井下石,他们……”

只是,这些女医,对于这浩大的大明宫而言,不过是一粒小石子投入了汪洋大海,自是掀不起丝毫的涟漪。

兵部尚书马文升一看,则立即命人,送入宫中。

没毛病。

这时候,他不敢提万死了,别真打蛇随棍上,死无葬身之地。

自己……被罢黜了。

那刘文华也忙嘶声道:“世伯,世伯,学生万死哪,学生……”

弘治皇帝心情格外的好,陪了皇祖母半宿,这皇祖母一再说着要知恩图报的话。

天哪,造孽啊。

看着他认真的模样,弘治皇帝摇摇头,随即道:“朕已给方卿家,定了谥号,又追封了其为郡王,此事,已是昭告天下,诸卿……怎么看?”

弘治皇帝便抬着头,不禁道:“朕是左右为难,只是徒呼奈何啊,朕若是言而无信,天家威严,荡然无存。朕若是违逆祖宗之法,此例一开,只恐后世子孙效尤,无功不封爵,异姓不封王,这是我朝定律,就怕开了这个先河啊。”

似乎有点道理啊。

呼……

先皇帝,自然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儿子,成化天子。

她微微一笑,道:“就让陛下侍奉着祖母吧,我等暂且退下。”

随即她凤眸一转,看了梁如莹一眼:“随本宫暂先回避。”

呸,咱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。

这男人哪,真是忘恩负义。

梁储等人,见了方继藩,这梁储没有上前打招呼。

“侄儿明白。”刘文华梳洗的干干净净,且他面上还算俊秀,浑身上下,透着一股子书卷气,毕竟是大家族出身,见过世面,此时,自是踌躇满志,倒是颇有几分美周郎的风采。

刘焱说到此,便没有说话了。

大家等了很久,也不见陛下来。

此刻,御医的手还搭在太皇太后的手腕上,把着脉,这脉象极不乐观,因为越来越微弱……

“你们再看看哪。”

谁也没有料到,好端端的,突然就……

可是这些妇人们,居然……居然……在此侮辱太皇太后的尸首,这……这……这是大逆不道啊。

这让他担忧起来,命女医去诊视,可结果,却是娘娘身子还不错。

而后,他又开始谋划着阵型……

弘治皇帝脸刷的绿了,这个可不是宫中收藏的珍品,是自己私访时,花了真金白银买回来的,他一眼就觉得这仕女图价值不凡,店家开价是七千两,贵是贵了,可他估量着,未来可能价值不可限量。

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,正是看书的好时候。

一个宦官匆匆进来,抬头,这宦官脸色煞白,梁如莹吓得心惊肉跳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只是……在这一刻,她香肩微微一颤。

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是自己的父亲梁储。

梁储揩拭了泪,恢复了一些冷静:“何事?”

王金元几乎是忙不迭的跑来,气喘吁吁。

好吧,既入我方继藩的门下,我方继藩……负责到底。

哼!

弘治皇帝穿着常服,被几个常服的护卫拥簇着,寻了个椅子,坐着,看着那球场里,许多的少年大汗淋漓的奔跑。

人们唏嘘着,感慨着。

他便叹息,不断的拍打着方继藩的肩。

英国公张懋,早已至太庙,恭候圣驾。

正说着,太庙外头,却引发了一阵骚乱。

只竟是一下子,不知所措。

“不过……”李东阳倒是心念一动:“倒有一件,差不多的事。”

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刘健识趣的打断了这个典故,继续询问。

弘治皇帝不客气的打断他:“天塌下来,也不该在此时上奏,你们就这样急,朕来问你们,天塌下来了吗?”

刘健苦笑:“臣不知。”

所有人心头一震。

“现在人没死,这礼钱,退的吗?”

念诵了祭文,接着便是献食,而后是燔烧,焚香祝祷,更是不在话下。

于是,他忙是捂着嘴。

弘治皇帝环顾四周:“诸卿,怎么看待此事?”

为了显示自己已经痊愈,他穿戴着厚重的盔甲,按着刀,在无人搀扶的情况之下,亲自去观摩了民兵的操练。

方景隆颔首点头,可他还是皱眉,这里距离京师太远了,谁料京里是什么局面呢,自己的儿子,做事太鲁莽,若是得罪了什么人,有人在陛下面前,说了什么坏话,这可就说不准了。

唐寅此人,此前就有建立水师的经验,何况,他又是方继藩的门生,奉行的乃是新学,做事踏实可靠,这未来的舰队,交给他,倒是恰如其分。

于是亲自授了唐寅钦命,唐寅捧着圣命出宫,回到了西山,他本是想去见一见恩师,聆听恩师对于这东方不败舰队的看法。

他握着方继藩的手:“人总难免一死,哎,要节哀……”

萧敬忙是斟了茶来。

萧敬道:“是,奴婢也是这样想的。”

他下达了一道道命令:“安娜公主号,前进,拖延住它。无畏号从它的左侧与他们接舷,士兵们做好准备,我们的国王号,靠近他们,登上他们的舰船。”

安娜公主号在得到了信号之后,还是勇敢无畏的率先朝着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迎面相接。

片刻之后,无畏号便已千疮百孔,拖着残躯,慢慢的倾斜入海。

弘治皇帝大感欣慰,他凝视着朱厚照:“这艘舰,是朕的儿子和女婿所建,朕实是无法理解,这样的舰,需要花费多少心思。”

没有理会百官们的哀嚎。

海底下的叶轮,在水面下翻出水浪。

炮舱里,炮兵们已经对火炮进行了最后一次的检查。

三层炮舱,舰船的左右两侧,俱是密密麻麻的炮口,足有一百三十六门,这个数目,堪称是天文数字。

一群大臣哎哟哎哟的躺在病榻上。

站在这舰桥里,这舰桥,是船上的建筑,三面木制,木中价着钢板,有一面,则是巨大的落地玻璃。